玩TikTok的國中生,其實沒你想像得那麼負面?

「抖音一響父母白養」?家長一談到抖音往往聞風色變,兩位在TikTok上有眾多粉絲的台灣國二女孩現身說法,她們對網路的掌控能力如何?

圖/©micheleursi/123RF.COM

公視主題之夜SHOW《TikTok到底「紅」什麼?》論壇中,邀請兩位國中生、同時也是經營TikTok的創作者與多位來賓分享想法。

國中生編手指舞,高達70萬次觀看

邱筑瑜玩TikTok兩三年,跟姊姊一起創作影片,姊姊主要創作畫畫影片。有一天姊姊跟邱筑瑜說「你的手指蠻好看的」,就這樣開始嘗試起了手指舞。每支影片大約花兩、三小時製作,她會先滑看最近流行什麼歌曲,下載音檔後再來搭配編舞想手勢,再剪輯。她有一支手指舞影片高達70萬次觀看。

受到這麼高的注目,會不會想要好好去發展TikTok事業,就不用上學念書了?邱筑瑜說現在自己蠻想念書的,沒有想這麼多。不過她認為,TikTok不只推薦國內的內容,還會推播很多國外的內容,這點很好;比起Youtube還要自己查詢、臉書都推薦國內的內容,她會比較常使用TikTok。

另一位同是國二生的創作者翁嘉榕,以中國藝人,例如TFBOYS的影像與音樂作為創作主軸。她也認為TikTok可以讓她認識更多國外的明星跟電影資訊,不像IG大部分推播的是國內明星。常有中國網友跟她聊天,中國人看不懂繁體字,翁嘉榕也會改用簡體字跟他們聊天。

TikTok創作者邱筑瑜。圖/主題之夜SHOW
TikTok創作者翁嘉榕。圖/主題之夜SHOW

我也遇過TikTok 的內容審查問題

兩位創作者非常年輕,已具有高度的自我保護意識。她們的家人都認為玩TikTok可以,但是要注意個資與家庭資訊例如地址不可外流。所以兩位「有志一同」的在網路的個資部分都填寫假資料、假年齡。

論壇現場有公民提問,TikTok的讚數對兩位創作者的意義是什麼?邱筑瑜說,她很好奇自己的影片可以紅多久,她也表示「我會在意讚數跟流量,有多少人喜歡我的影片。」而翁嘉榕則是希望透過影片,讓粉絲了解她喜歡的這些偶像明星的樣子,「但別人想知道我長怎樣?我不會想讓他知道。」

很多人認為TikTok會有言論審查的問題,翁嘉榕有類似經驗。她與同學曾經一起經營一個帳號,她負責明星內容,同學負責日常主題,有一次同學設計了「中國的法規與台灣的法規如何影響明星的生活呢?」相關內容,兩天後就發現「此帳號已被封鎖」,用心經營的內容一瞬間下架消失,她很生氣,但也只能無奈接受。後來她重新經營新帳號,「會努力避免跟政治有關的內容,祈禱不要被封鎖。」

圖/主題之夜SHOW

面對社群媒體,我們需要有重組碎片資訊的能力

提到TikTok,家長總擔憂這些15秒以內的短影音會導致「資訊碎片化」、「學童注意力不集中」,參與論壇的法律白話文運動社群總監劉珞亦表示,從2000年開始,只要有新的社群媒體出來,就會有類似論調,臉書、IG出現的時候都有,「我對這種批評,不會這麼快就連結」,也很好奇有沒有科學證據可以證明。

法律白話文運動社群總監劉珞亦。圖/主題之夜SHOW

政大傳播學院教授鄭宇君則點出,TikTok提供創作者一個「我證明我可以完成、被別人認可」的表現機會,如果你是一個被動接收的閱聽人,就會被碎片化、片段化的資訊影響,但若你有能力重組這些碎片化資訊,例如從多元的平台,例如其他社群媒體、新聞媒體等取得資訊,甚至主動搜尋資訊,就可以平衡局勢。

政大傳播學院教授鄭宇君。圖/主題之夜SHOW

現場公民玲紹陽分享,自己的母親40多歲,熱愛滑TikTok,也喜歡拍TikTok影片。「我們這一代的媒體識讀很好,但我們的上一代呢?」教授鄭宇君表示,的確中高年齡層的父母世代,成長過程大多是接收資訊,不是Google世代,較為容易接收到假訊息。

TikTok 像是遊戲,消失了也沒那麼重要

由於對TikTok背後的種種疑慮,印度明令禁止使用。若有一天台灣也禁用TikTok,兩位創作者會怎麼反應?翁嘉榕說自己已經經歷過了,所以沒關係;邱筑瑜則說,TikTok對她來說是一種娛樂,就像是遊戲,不是生命中缺一不可的東西,如果有一天真的沒有了,也沒關係。就算70萬次觀看的手指舞影片消失了?「好像也沒有到那麼重要」邱筑瑜笑說。

【延伸推薦】
公視主題之夜SHOW《TikTok到底「紅」什麼?》
戲劇|《糖糖Online》

作者:陳珊珊
核稿編輯:李羏

出刊日期:2022.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