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呆流浪記

未來咖啡守護更生少年,陳彥君:社會工作是一門助人的藝術

未來咖啡守護更生少年,陳彥君:社會工作是一門助人的藝術

如果生命有另一個出口,是否監獄就不再是歸宿?我是陳彥君,專注於更生少年關懷工作已經超過十五年,在少年觀護所,通常是少年人生中的最低谷,但孩子最不可愛的時候往往也是最需要愛的時候,我希望能有更多人成為這些少年的指引,幫助他們在重新融入社會的道路上,找到自己的定位。 陳彥君成立未來咖啡,希望守護更生少年。圖/陳彥君提供...
馬祖東莒「換生活」共享餐桌,好好吃飯才是正經事

馬祖東莒「換生活」共享餐桌,好好吃飯才是正經事

五年多前,我來到馬祖工作,而且還是離島中的離島—東莒島。我的工作內容之一,是要定期辦理「換生活」體驗活動,邀請來自台灣和世界各國的朋友,前來小島居住個十天二十天,放慢步調認識離島生活,進一步與腳下土地培養感情。透過共煮共食、養雞種菜等農事勞動,讓我在馬祖離島的餐桌上,遇見許多有趣的靈魂。 共煮共食新生活型態,認真吃飯很重要。圖/大浦plus+ 陳泳翰提供...
「蘭嶼有種魔力,讓人獨立且包容。」都市女子的蘭嶼超進化之旅

「蘭嶼有種魔力,讓人獨立且包容。」都市女子的蘭嶼超進化之旅

「柳登汁」、「堆是比」、「卸茶園」等幽默的名詞,是蘭嶼「蘭式風格」的縮影。蘭嶼人說話直接、喜好直接、愛也直接。台北女孩吳欣怡,在這落腳成家,成為專業的蘭嶼人,從剪頭髮修水電到扛瓦斯蓋房子,生活上的大小事都得靠自己,也感受到少用3C的單純快樂,開設獨家「媽媽課輔班」、「爸爸才藝班」,與孩子共同成長。 在蘭嶼的孩子獨立且自由,天氣熱了就去跳海。圖片提供/吳欣怡 有人說,來蘭嶼的人,有三「失」:「失業」、「失戀」和「失意」。當年失業的我來到這座藍色的島嶼,從此黏住,找到歸屬,一待就是十二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