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國際兒童影展

當孩子怕黑、怕鬼?讓「想像力」成為孩子面對恐懼的「超能力」

當孩子怕黑、怕鬼?讓「想像力」成為孩子面對恐懼的「超能力」

我從小就常被笑是「膽小鬼」,我會想像黑暗角落有怪物竄出、遊樂園海盜船螺絲鬆脫……當我成為心理師後,發現這些「害怕」仍在孩子們腦海中放映著。一位幼兒園孩子非常害怕半夜醒來的漆黑,他想像會有一隻怪物跳出來嚇人,我跟他練習用想像力來吹氣灌出一顆氣球,最後氣球就帶著怪物一起飛走。想像力的確會讓孩子帶來恐懼,但也能成為他們解決難題的重要能力。 孩子腦中的小劇場,常有許多因想像力豐富而生的恐懼。圖/《怕怕怎麼辦》...
當孩子說:「妳不要愛我,因為我也不會愛妳!」請尊重孩子抗拒的勇氣

當孩子說:「妳不要愛我,因為我也不會愛妳!」請尊重孩子抗拒的勇氣

當小孩問媽媽:「為什麼做決定的總是妳?」這句在動畫片《小小蜘蛛出門去》開頭的提問,尖銳地刺了我一下,我想起我兒子四歲的時候,忿忿地說:「妳不要愛我,因為我也不會愛妳。」聽到這句話,我轉身去收拾房間,順便收拾我的眼淚。我丈夫立刻召開「三方會談」,要我和兒子圍坐,別放棄溝通。因為衝突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家庭結構底下「以愛之名」實行的脅迫和宰制。 當孩子察覺大人的期待,會選擇壓抑自己的真實感受。劇照/《小小蜘蛛出門去》...
小孩為何吵架吵不停?手足競爭很正常,衝突是為了爭奪認同與愛

小孩為何吵架吵不停?手足競爭很正常,衝突是為了爭奪認同與愛

手足吵架、告狀、爭執甚至拳打腳踢,這些衝突與競爭行為,提供家長一條了解孩子的路徑:孩子想要的是什麼?孩子也用自己的方式在讓大人知道:「我想要被重視、被認可、被愛」。面對衝突,家長可以先穩定自己的情緒,也讓孩子表達自己的感受,一起討論處理方式。 有二寶以上的家庭,難以避免手足衝突議題。 (示意照片)...
聽障舞團創辦者林靖嵐:不管用口語或手語,人際交流最重要還是同理心

聽障舞團創辦者林靖嵐:不管用口語或手語,人際交流最重要還是同理心

我是先天聽障者,遇過許多被歧視或被捉弄的狀況,高中前我一直感到自卑,直到考上大學我才感受到自己的勇氣和成長,開始接觸多元事物。《謝謝再聯絡》聽障女孩的故事讓我讓我深感共鳴,我也曾像主角一樣缺乏自信,但我選擇面對挑戰、創設聽障舞團,希望對社會傳達「同理」與「共融」的想法。 兩位聽障女孩的公路旅行,遇到不少狀況。圖/《謝謝再聯絡》 編按:本文討論涉及《謝謝再聯絡》劇情,請斟酌閱讀。 我是先天聽障者,2歲時被診斷為重度聽覺障礙。...
透過動畫與孩子雙向對話,學習接納並成為更好的自己

透過動畫與孩子雙向對話,學習接納並成為更好的自己

每部動畫短片,都像絢麗和驚奇交織的冒險故事,其中充滿了轉折與感動,而旅程的最後,總會有出乎預料的驚喜。身為動畫導演,深刻感受若能以動畫的形式與孩子對話,不僅容易啟發他們的想像力,也能引導他們探索世界,同時更在潛移默化中自然傳達善待他人、接納自我的價值觀。 劇照/《箱裡裝了啥?》 動畫是一種直觀且極具表現力的媒介,透過豐富的美術和動人的敘事,能夠深刻地觸動人們的情感,尤其對於孩子們而言,它更是一段啟發與探索的旅程,能夠傳遞孩子重要的價值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