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孩子說:「妳不要愛我,因為我也不會愛妳!」請尊重孩子抗拒的勇氣

當小孩問媽媽:「為什麼做決定的總是妳?」這句在動畫片《小小蜘蛛出門去》開頭的提問,尖銳地刺了我一下,我想起我兒子四歲的時候,忿忿地說:「妳不要愛我,因為我也不會愛妳。」聽到這句話,我轉身去收拾房間,順便收拾我的眼淚。我丈夫立刻召開「三方會談」,要我和兒子圍坐,別放棄溝通。因為衝突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家庭結構底下「以愛之名」實行的脅迫和宰制。

當孩子察覺大人的期待,會選擇壓抑自己的真實感受。劇照/《小小蜘蛛出門去》
當孩子察覺大人的期待,會選擇壓抑自己的真實感受。劇照/《小小蜘蛛出門去》

我和丈夫的默契是:一人情緒淪陷的時候,另一人要理性撐起這個家。從我們兒子三歲開始,誰跟他吵架,另一個人就要立刻召開「三方會談」,重新搭起雙邊的橋。我通常都是搭橋的主席,因為我丈夫承受不起兒子在家裡騎腳踏車、在浴室造出滿滿的白泡泡、吃一口飯就跑一圈屋子、在自己身上塗滿顏料還染到地板……,他們吵到最後,一個面紅耳赤,另一個哭哭啼啼,知道他們都很無助,我會高聲喊出他們不敢說出的心願:「來吧,我們來三方會談!」

台灣國際兒童影展的兩部作品,都呈現了類似情境,就像《小小蜘蛛出門去》的孩子察覺大人的期待,選擇壓抑自己的真實感受;《紅噗噗與藍嚕嚕》的孩子面對大人的威權,選擇默默逃家。為了讓「家」成為愛的庇護所而不是暴力與冷漠的繁殖場,我和丈夫努力地撤掉我們身上的權力,試著跟兒子平等溝通和對話,尋求三方共好的相處方式。

面對大人的威權,紅噗噗與藍嚕嚕的孩子們選擇默默逃家。劇照/《紅噗噗與藍嚕嚕》
面對大人的威權,紅噗噗與藍嚕嚕的孩子們選擇默默逃家。劇照/《紅噗噗與藍嚕嚕》

敞開心房平等對談,孩子需要空間表達真實感受

共好的基礎,來自於每一個人的真實感受都被徹底地理解和尊重。於是,因應衝突而生的「三方會談」一開始,我總是先問兒子:「你現在的感覺是什麼?」接著,我也會問我丈夫的感覺是什麼?他通常會向兒子道歉,解釋自己的困境和愧疚。疏通彼此的情緒之後,我詢問兒子:「剛才發生了什麼事?」等他描述一遍他感受到的事實,我會請我丈夫重述一遍以他視角構成的事件起因和發展過程,再請兒子核對、反駁或補充。

等到我們聚焦完成,三人再輪流說明這一事件的衝突點在哪裡?雙方的需求是什麼?有沒有誤解?下次可以怎樣避免衝突發生?討論和協調之後,確認沒有一點含冤和怒氣,我們會牽起彼此的手,邊甩邊笑邊叫:「和好!和好!和好!和好!」最後,我們會大力親吻彼此,重修舊好。

當衝突點被釐清,我們會大力親吻彼此、重修舊好。照片提供/吳俞萱
當衝突點被釐清,我們會大力親吻彼此、重修舊好。照片提供/吳俞萱

不要害怕衝突,理解情緒背後的真實語言

那天,兒子因為我先他一步關掉冷氣,讓他沒按到遙控器的「停止鍵」而瞬間發飆。我說:「我不知道你要按遙控器,下次再讓你關,好嗎?」他說他要馬上重開一次冷氣,然後再關掉。我丈夫說,這樣冷氣容易壞掉。兒子無法如願,不服氣就哀哀叫了起來。我問他:「能不能用說的?」他說:「妳不要愛我,因為我也不會愛妳。」第一次聽到他在盛怒中說出語法迂迴、情感決絕的句子,我驚喜了一秒,很快還是被這如刀的語言刺傷了。

丈夫叫我過去三方會談,叫了幾次我不理。等我冷靜下來走向他們,換兒子轉身,不願圍坐。我丈夫失去耐心,打了一下兒子屁股。他說:「我沒辦法同時照顧兩個任性的人!」兒子跑向我,在我懷裡哭。我摸摸他,等他平息,我說:「我們要討論兩件事,一件是關冷氣的事,另一件是打人的事,你準備好了嗎?想先談哪一個嗎?」兒子說:「不能打人!」

我問兒子:「你的感覺是什麼?」他說:「很痛!」我再問:「你覺得他為什麼打你?」兒子說:「因為我沒有坐下。」我問我丈夫:「你為什麼打他?你覺得他為什麼不願意坐下?」我丈夫說:「因為他害羞,他不知道怎麼面對妳、面對和解,他想躲起來。」我說:「兒子還沒準備好,我們就要等他。為什麼明明知道他彆扭,你還要對他生氣?而且,再怎樣都不能動手。」我丈夫道歉,說他煩躁失控的時候也需要被幫助和提醒。

接下來,我丈夫要我和兒子重述「關冷氣」事件,他問兒子:「為什麼對俞萱說那句話?」兒子說:「因為我的心破掉了,我想要俞萱理解我。」我丈夫問他:「所以是氣話嗎?」兒子點頭。我丈夫問我:「妳難道不知道他在說氣話嗎?哀哀叫是一種暴力的反抗,妳在他哀哀叫的時候叫他說話,也是一種暴力啊。」我向兒子道歉,我說:「當你說了也沒用,才會哀哀叫,哀哀叫就是你的語言,對不起,我不應該在你用自己的方式表達的時候還要你用另一種語言來表達,我怕吵,我就不尊重你,這是我的錯。我接受你在受傷的時候說氣話,因為我也會。你懂得堅持和保護自己,這樣很好。」兒子瞇著眼笑,向我撒嬌。我丈夫告訴兒子冷氣機的運作原理,以及任意反覆開關冷氣的後果。我們同意家中的冷氣以後由兒子負責按遙控器來操控開或關。

不要害怕衝突,試著理解孩子情緒背後的真實語言。照片提供/吳俞萱
不要害怕衝突,試著理解孩子情緒背後的真實語言。照片提供/吳俞萱

孩子的抗拒是一種自我保護,兒童人權就是彼此尊重

觀看《小小蜘蛛出門去》和《紅噗噗與藍嚕嚕》的時候,我還想起波蘭兒童人權之父柯札克在《如何愛孩子》提醒父母,別忘了孩子的自我中心是因為缺乏經驗,他只活在此時此刻。我們看待孩子的方式,也可能是一種成人的自我中心。孩子為自己的權利戰鬥,因為他沒有放棄自由意志。

柯札克說:「我們給予孩子許多重擔,讓他在明天可以成為一個人,但是我們卻沒有給他作為一個人,今天就該擁有的權利。」

別忘了孩子的自我中心是因為缺乏經驗,他只活在此時此刻。劇照/《小小蜘蛛出門去》
別忘了孩子的自我中心是因為缺乏經驗,他只活在此時此刻。劇照/《小小蜘蛛出門去》

孩子的權利是什麼?孩子有活在當下的權利、孩子有做他自己的權利,柯札克認為「最重要、最理所當然的兒童人權是:可以說出自己的想法,以及主動參與大人關於他的考量及決定。」大人不要害怕錯誤,孩子會帶著令人驚訝的警醒去修正我們的錯誤,只要我們不削弱他的本能,以及他強大的自我保護力量。當我們給孩子太多或不正確的食物,比如太多牛奶、不新鮮的蛋──他會把這些東西吐出來。當我們給了孩子無法消化的訊息,比如沒有價值的建議──他也會把這些東西吐出來,因為抗拒才能保護他自己。

當我們給了孩子無法消化的訊息,比如沒有價值的建議──他也會把這些東西吐出來,因為抗拒才能保護他自己。照片提供/吳俞萱
當我們給了孩子無法消化的訊息,比如沒有價值的建議──他也會把這些東西吐出來,因為抗拒才能保護他自己。照片提供/吳俞萱

尊重孩子的無知、尊重孩子的失敗和淚水、尊重孩子的秘密和遲疑、尊重孩子認識世界的過程。尊重,其實就是祝福孩子走向他們自身的自由,將「活著的權利」還給他們。

三方平等對談是吳俞萱一家人處理親子衝突的妙招。照片提供/吳俞萱
三方平等對談是吳俞萱一家人處理親子衝突的妙招。照片提供/吳俞萱

【延伸推薦】

影展|《台灣國際兒童影展熱門好片》:亞洲第一個專為專為4至12歲兒童設置的電視電影展

文章|透過動畫與孩子雙向對話,學習接納並成為更好的自己

文章|《神奇柑仔店》用零食許個願:以新視角來看待煩惱,重拾勇氣與盼望

文章|大坦誠老師:會讓孩子心碎的,往往都是大人眼裡微不足道的小事

作者:吳俞萱
責任編輯:陳逸雯
核稿編輯:李羏
出刊日期:2024.04.02

吳俞萱

台東人,著迷於自然與人性的荒野。著有詩集《交換愛人的肋骨》、《暮落焚田》;文集《隨地腐朽──小影迷的99封情書》、《忘形──聖塔菲駐村碎筆》等九本書。曾獲選為美國Santa Fe Art Institute、紐約Jane St. Art Center、法國La Porte Peinte、冰島Skaftfell Art Center駐村藝術家。目前就讀美國印地安藝術學院創意寫作研究所。渴望越過邊界,成為自己的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