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也能當老婆的賢內助?打破婚姻模板也可以收納幸福|婚姻好難

有別於一般大眾對家庭中性別分工的認知,遺物整理師廖心筠的家是由妻子外出打拚,老公在家負責家務。當爸爸身上背著「媽媽包」時,這樣的家庭關係依舊緊密,而不受傳統價值束縛的家庭,一樣能收納幸福,說著自己的故事。

廖心筠,暱稱廖哥,她是全台灣第一位遺物整理師,從2012年開始接案收納整理工作,2015年她也開始了遺物整理的委託,每到一個家庭開始遺物整理前,她會進行一個儀式:她面對衣櫥,對著空間講話「媽媽您好,我是遺物整理師廖心筠,您的女兒請我來整理遺物,我們會幫您把東西搬到天堂。」

廖心筠的工作不是典型工作,她家裡的客廳也不是典型家庭的客廳,有四張書桌各自面壁,讓她、先生林嘉軍、大女兒安咕、小女兒美噠可以各做各的事情。她在家開直播,把桌子挖洞、鑲嵌直播的燈光和相機,拍跟收納有關的影片。

女主外,男主內?家庭性別分工的重新調整

廖心筠與先生林嘉軍曾經是國中的青梅竹馬,兩人長大後分開一陣子,有一年廖心筠生日,老公鼓起勇氣打給她,她在電話裡說她經常夢到他,兩人因而重逢,重新戀愛三個月就結婚。

廖心筠的YouTube頻道叫做「收納幸福」,她幸福的家庭,是一個妻子出外掙錢打拚、先生成為奶爸打理80%家務事的家庭。先生林嘉軍是廖心筠整理師的「助理」。她家裡的「媽媽包」是先生準備的,林嘉軍從媽媽包一一拿出女兒慣用的貼身衣物、藥品,女兒指著「媽媽包」說,它雖然叫媽媽,但它是爸爸的。

林嘉軍是廖心筠的得意助手,負責照料小孩的生活起居。廖心筠正在書桌前工作,林嘉軍手裡拿的是女兒學校發的健康檢查通知單。

廖心筠的家庭也包括了一隻台灣土狗「大黑」。九年前在家旁邊的公園,流浪狗大黑在一群想對廖心筠強暴的吸毒青年中跟他們搏鬥,救了廖心筠。廖心筠逃回家,隔天去看牠,發現牠默默地跑出來,眼睛和身體都受了挨打,那一刻起,大黑成為了廖芯筠家中的一員。

救了廖心筠一命的家人「大黑」。

家人之間的情感不會被傳統價值觀束縛

幸福的家庭一定要是「傳統典型」的嗎?廖心筠和先生林嘉軍的家庭女主外、男主內,他們雙方的家庭也特殊,但卻幸福。

先生林嘉軍跟女兒關係親密,但他說他跟父親的關係原本是疏離的,「有小孩之後,她們變成我跟爸爸的橋樑。」林嘉軍的父親過往經歷九二一大地震,父親的爸爸、弟弟都在災難中離世,父親的婚姻也跟母親二結二離。但是父親因為孫子的出生,戒掉了煙,變成奶爸林嘉軍的好助手「阿公」;林嘉軍的母親,雖然跟父親已經十幾、二十年沒見過,但林嘉軍和母親還是經常見面,他的母親也珍視著每次跟孫女相聚的時刻。在他們的故事裡,離婚的家庭,也可以是幸福的家庭。

林嘉軍忙不過來的時候,經常由阿公來照顧孫女。

林嘉軍和廖心筠的家都在南投。在南投縣信義鄉廖心筠的家,她們家的衣服會曬到別人家裡去,鄰居親切互助,「下雨的時候,看到的人,會幫我們收。」廖心筠家裡也總是有許多免費的菜,鄰居送的。「有時候就會有菜莫名其妙出現在外面。」心意最重要,有時不知道主人也沒關係。

廖心筠家種葡萄,民國八十五年,賀伯颱風來襲前,她的父母負債好幾百萬建制葡萄園。賀伯颱風來的時候,田卻全部都沒了。日後每一次颱風來,媽媽沒辦法睡,怕田又流掉,很沒有安全感。廖心筠的媽媽有家族憂鬱症史,2014年媽媽的憂鬱症合併恐慌症發作了,曾經想了斷自己,早期廖心筠辭職櫃姐的工作,開始接案收納整理,就是因為一面想照料媽媽的病。媽媽逐漸認識憂鬱症之後,她知道自己不會痊癒、知道自己不喜歡下雨的時候,媽媽慢慢學習自己與憂鬱症共處。

廖心筠媽媽說,九二一之後,她發現其實沒有什麼東西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條命。

過去的天災讓媽媽沒有安全感,害怕失去的心理狀態、怕葡萄園被沖走的不安全感,媽媽說,也反映在物品上,家裡東西很多。廖心筠也用自己遺物整理的專長,幫助媽媽整理了堆滿雜物的家。廖心筠整理了很多人的家,但她最大的夢想是像這樣整理自己的老家,幫家人找到生活力量。「乾淨的家會有好事發生,整理物質上的物品,也能在能量上改變人的生活與關係。」

透過遺物整理師的感知,在現實空間為家人留下更多愛

身為遺物整理師,廖心筠有一套儀式,專門面對整理時能量上的疲累。

遺物整理是一個面對生死的工作。廖心筠面對死亡,她說生跟死的世界是一樣的,我們沒有分離,亡者只是先把病痛拋去,比我們先去那裡。她也透過整理死亡的人們的物品,看到生命力。物品代表人存在過的生命,整理到最後她陪伴家屬留下最有意義的物品,讓人們思念故人。

她說,每次碰到那種短暫的生命,覺得活著真的很珍貴,「我就會去好好抱抱我女兒。」

廖心筠的女兒說,以後想成為像媽媽這樣的角色,因為家裡女主外男主內,媽媽可以睡到中午十二點。

不用工作的家庭日,廖心筠總是帶全家人包含狗狗大黑,到離家三分鐘的公園走走。來到公園的時候,她總跟孩子一起與自然連結,「踩在草的上面,腳就會很舒服喔,它會把我的能量,不好的能量帶走喔。」

與能量告別、與過往告別,廖心筠說自己身為整理師也要懂得告別。她到現場會自覺那是他們(客戶)的故事,當她關上門,讓情緒留給物品、留給空間、留給他們,給予祝福。「遺物整理是跟人告別的過程,真正會留下的是空間和愛。」

廖心筠一家是一個非典型的家庭,典型的、符合傳統規矩的家庭才能幸福嗎?事實上,其實很少所謂正統典型的家庭,很多家庭似乎都是非典型的,而也能幸福。

以上文字整理自節目《誰來晚餐》暗黑美少女變身遺物整理師

文字整理:江婉琦
責任編輯:朱予安
核稿編輯:李羏

出刊日期:2022.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