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盡納粹極權折磨的母親,對女兒刻薄殘酷竟是因為病態的愛

一位在奧斯威辛集中營出生的女孩,長大成人當母親之後仍然揮不去受納粹折磨的陰霾。她認為所有快樂與幸福都是短暫且不真實的,她用惡毒殘酷的話語灌溉成長中的下一代,導致女兒心靈受到嚴重創傷。

圖/《我不是倖存者》

位在波蘭的奧斯威辛(Auschwitz)集中營曾經是納粹留給世界最深的傷痕與痛苦記憶,猶太人在這裡經歷鞭打、羞辱、毒氣室與屠戮,這些看似與我們已經無比遙遠的歷史記憶,其實一直在社會不同角落裡蔓延。

集中營裡殘暴軍醫「黑色天使」門格爾,是母胎揮不去的陰影

我知道這個說法很玄,但如果心中的傷沒有經過妥善的治療,它就會繼續存在、遺傳甚至傷害到本不應該經歷過創傷的人身上;本屆世界公視大展精選《我不是倖存者》紀錄片中,透過一對母女的對話,解開他們家庭心結背後的成因,於是一個誕生在和平時代的女孩居然也出現對極權屠戮的恐懼。

誕生在奧斯威辛這個血腥之地的母親,還在胎中就已經歷「黑暗天使」門格爾(Josef Mengele)的咒罵。門格爾是惡名昭彰的納粹軍醫,在集中營裡進行無數慘絕人寰人體實驗,看到身懷六甲的女性不但毫無尊重,還給予無數言語攻擊與羞辱。但也意外,因為外婆懷孕的關係,這讓母親有機會活下來。

納粹幽魂不散,影響母親用病態的愛控制女兒

很多人可能對於納粹的危害早已忘卻,但對於親身經歷過這段泯滅人性記憶的人來講,卻成為永遠都要警醒的痛苦。母親雖然當時還在襁褓之中,但隨後在她的匈牙利童年歲月裡,再次受到了鄰居的排斥,匈牙利除了歷史上存在的反猶太思想,加上共產黨執政後對資產階級的壓迫,使得母親時時刻刻感受到極權的恐怖,甚至感受到末日之時刻會到來,為了使得女兒不再受到這樣的摧殘,她始終耳提面命,甚至幾近刻薄、殘酷的給予女兒她自以為的「愛」。

母親從來不親口對女兒提到愛,時刻要求小孩必須堅強,甚至永遠以最惡毒的語言來表現自己病態的愛:因為講那些祝福的好話沒用,快樂只是你沒有體會到危險到來前的幻覺、幸福都是短暫且不真實的。

然而這種令人窒息的「愛」對小孩的傷害卻無比巨大,女兒心靈永久性的受到創傷,母女間心結大到難以修復,可悲的是自始至終母親都認為自己是對的。

世代溝通的衝突與困難,只因一句「我是為你好」

這一幕令我想到電影《血觀音》裡瘋狂的棠夫人,即使在她的操控下將女兒視作傀儡,但她仍然可以泯滅良知的來上一句:「愛是世界上最珍貴的東西」、「我是為你好」。

當台灣很多家庭陷入世代溝通困難、甚至在畸形的家父長體制下產生多重衝突時,與我們有著類似歷史記憶的猶太、以及被獨裁控制過的德國民族,似乎也有同樣的窘迫。

【延伸推薦】

紀錄片|《我不是倖存者》二次世界大戰末期,一位母親在奧斯威辛集中營產下女兒,但故事並未結束,母親的創傷留給女兒,甚至傳承給外孫女,三代的生活都籠罩在集中營的陰影之下。

舞台劇|《白色說書人》以一封三十幾年後才寄到的遺書,回顧白色恐怖年代的生死離散。

作者:李文成(一歷百憂解主持人)
責任編輯:陳珊珊
核稿編輯:李羏
出刊日期:2022.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