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多重歧視下的同志移工,用帥T與GAY的選美活動展現多元真實

導演陳素香拍攝同志移工抗爭紀錄片《T婆工廠》近20年後,同志移工在台灣,仍面臨勞動、被剝削或傷害的境況,但也逐漸自成社群、舉辦帥T與GAY的選美活動,融入台灣同志運動的場景中。

圖/《T婆工廠》

《T婆工廠》紀錄片拍攝於2004至2005年間,2010年才完成後製放映。距離影片中那些T與婆遭逢的非人待遇,愛情的甜蜜與悲傷故事的發生,已經接近二十年。

許多看過《T婆工廠》的朋友都說,對於影片中那些同志伴侶的搞笑歡樂及使人為奴的移工制度印象深刻。我很高興大家記得那些情節,因為這也是當初製作團隊想要達到的效果,藉由兩個對比的元素,形成情境反差和情感衝突,提醒觀影者在移工身分的殘酷現實裡,愛情天堂是多麼容易被摧毀,而要捍衛愛情,無法不面對現實裡的移工制度。

同志與移工雙重身分,另一對被剝削的拉子情侶

而這麼多年過去了,移工同志們的愛情天堂是否堅固了一些?拆散有情人的移工制度是否改善了?回答這個問題必須進入很具體的移工制度改變過程,我想分享另一對同志情侶的故事,來呈現這些曲折的變與不變。

麗雅和米雅是兩個年輕的印尼女生,2020年春節過後不久,她們聯袂來到位於台北車站附近的印尼勞工教室申訴希望轉換雇主,理由是加班太多,體力無法負荷。

工廠移工想轉換雇主的理由,通常是工作粗重、雇主粗口暴力、工作危險……等等,還有最多的一種是「工廠沒有加班」,沒有加班只領基本工資,扣掉膳宿費、仲介費、稅金、勞健保費,大概只剩下一萬多元。因為制度上移工不能自由轉換雇主,除非雇主有違法的情形,移工才能提出申請轉換雇主,所以工廠若是加班很少,移工通常會找盡各種辦法,以獲得轉換雇主的機會。然而麗雅和米雅卻是因為加班太多而要求轉換雇主!

加班多到什麼程度?

「有時工作到晚上兩三點,早上七點多又要去門市支援!整個月沒有一天休息。」小帥T麗雅說。

XX餅是國內知名的伴手禮商品,特別是春節前後的旺季,生產量多,門市生意也應接不暇,所以原來只負擔生產線工作的移工們,趕完半夜的生產,隔天一大早還要去幫忙門市的工作,算起來一個月的加班超過240個小時。

有依勞基法計算加班費嗎?「只算46小時加班費。」為什麼?因為勞基法規定的加班時數上限是46小時,超過46小時的加班時數,都沒有打卡,也不給付加班費。這個也太坑人是吧?在旁聽聞麗雅和米雅的陳述,所有人都義憤填膺,認為非得好好爭取不可。

加班240小時只算46小時加班費,申訴還被秋後算帳

但是接下來的故事神展開,當麗雅和米雅申訴案送到地方勞工局之後,XX餅立刻採取反制行動,首先拆散二人的班表,本來二人都是同進同退的工作時間,現在將兩人拆開;拆開除了讓她們不易合謀之外,更讓這對拉拉情侶隔開了生活與工作的緊密連結,而這造成她們的巨大痛苦。再者,既然申訴加班太多,反正春節已過完、淡季來臨,那麼通通不給兩人加班了。

勞工局開協調會的時候,雇主出示打卡記錄及薪資紀錄,加班46小時,加班費依法給付,麗雅和米雅申訴加班超過240小時卻無法舉證,所以勞工局認定並無證據證明雇主違法情事,因此兩人要求轉出無理由,且雇主不同意勞工轉出,一番折騰,麗雅與米雅不僅爭取不到雇主未給付的加班費、不能轉換雇主,還被秋後算賬的整肅中。

她們想過要逃跑,但是逃跑的移工太沒有保障,非到無路可走,否則不要選擇逃跑。

移工選擇開記者會公開控訴,資方緊急要求協調

還有什麼路可以走呢?我們問她們敢不敢公開站出來控訴XX餅?她們很猶豫,不知道所謂的公開控訴是什麼樣子,「你們看看《T婆工廠》這影片吧,就是那個樣子。」一個禮拜後,她們又來印尼勞工教室,說決定要公開控訴。

她們不幸中的幸運之處是,幸好XX餅實在太有名了,若是移工出來控訴XX餅血汗剝削,一個月加班超過240小時,卻只付46小時的加班費,媒體多少會有點興趣吧?後來仲介聽聞勞工準備去XX餅門市拉布條開記者會,才緊急要求勞工局開第二次協調會,並同意每人補發加班費八萬多元,讓兩人轉換雇主。

移工制度雖有微幅調整修正,仍需靠移工主動爭取才能受益

故事到這裡似乎是happy ending,但這是上半局。讓我先註解一下,從2004年《T婆工廠》影片的主題之一「不能自由轉換雇主」的移工制度,到麗雅和米雅的經歷來看,差異並不大,移工沒有轉換雇主的主動權利,除非勞工能證明雇主有違法的事實。當地方勞工局審閱XX餅雇主提供的打卡記錄及薪資紀錄而認定雇主沒有違法時,麗雅與米雅根本沒有轉換雇主的理由。移工想要轉換雇主仍然需要舉證雇主有違法情事,且要證明「轉換原因不可歸責於勞工」。

《T婆工廠》影片中的第二個主題是:轉換雇主的過程中,移工能不能自己選擇工作?是否有權說「不」?在《T婆工廠》之前,答案是否定的,但因為《T婆工廠》的抗爭,後來勞動部改變了政策,答案變成肯定的。而這接著就是麗雅與米雅故事的下半局,她們在獲得轉換雇主的機會之後,又遭逢了什麼?

首先,但凡因申訴因素而中途解約轉換雇主的移工,在面試新工作時都會被問為何中途解約?善於言詞掩飾者,巧妙說個無害的理由,雇主大概也不會深究,但有的勞工就是很老實,然後就找不到工作了。他/她們必須學會說無傷大雅的謊言。麗雅和米雅也是老實的那款,吃了幾次虧後,才不講申訴雇主的事實,這才找到新雇主。而她們前去簽約時,仲介跟她們每人收取四萬元的買工費,若不願意付買工費,就不能簽約。迫於60天轉換雇主的期限將屆,她們只好同意付8萬元買工費 。跟XX餅爭取到的加班費就去了二分之一。

小確幸是這對拉拉總算找到繼續在一起工作、生活的機會,新工作的老闆據說對她們很好,但是會叫她們去幫忙打掃家裡,這算許可外的工作。但是她們沒打算再申訴,一則是老闆人蠻好,許可外工作也不算勞累,二則是若再轉換雇主,怕又要被收一次買工費,得不償失。

台灣引進移工已經三十年,移工制度、政策或由於雇主的需求,或是因為維權團體的抗爭,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調整修正,但這些調整修正是否能具體使移工受益?這仍然需要靠移工知道怎麼爭取,而且敢去爭取,因為一開始就不友善的移工制度,就算修修補補,也還是處處風險和陷阱。

同志移工自成社群,辦選美與活動展露被掩蓋的面貌

不管是2004年拍《T婆工廠》的時候,還是麗雅及米雅身處的現在,移工同志的生活內容,當然不是只有移工身份的辛苦勞動、委屈、被剝削或傷害的部分,在同志身份的面向上,經過三十年在台灣的落地經營和發展,他/她們已自成社群,且越來越運作成熟,不僅與台灣同志運動連結,更經常舉辦各種同志聚會活動,在不同的行業工作之餘,盡情展露平日被掩蓋的面貌,譬如已經舉辦第四屆的GAY選美比賽,及已經舉辦第三屆的帥T選美比賽等等,其規模之大,參賽者挖空心思的造型設計,裝扮爭奇鬥豔,極為華麗。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同事陳秀蓮今年受邀擔任GAY及帥T選美的評審,對現場活動氣氛的瘋狂熱情及參賽者的表現,歎為觀止,完全迥異於平日受理申訴時所見的勞工樣貌。這兩種樣貌合起來,更能呈現移工同志的立體面貌,更接近移工同志的多元真實性。

圖/TIWA陳秀蓮攝影
圖/TIWA陳秀蓮攝影

【延伸推薦】

紀錄片|《T婆工廠》:記錄七對女同伴侶,參與勞資抗爭的過程及工廠宿舍的集體生活,也呈現台灣移工政策中明顯的歧視性,同時使得女同伴侶們面臨分離的命運。

策展|《迷霧·漸光》:2022 Best of INPUT以「迷霧.漸光」做為主題,藉由來自世界的觀點影片,希望能帶領觀眾走出疫情時代。 公視+延伸本屆安排的五大單元,精選多部與主題切合節目,讓喜愛INPUT的觀眾看到更多系列作品。

作者:陳素香
責任編輯:陳珊珊
核稿編輯:李羏

出刊日期:2022.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