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第一場同志婚禮,許佑生:「我花費了整整35年才走到這裡來」

「走到紅毯這一端,看起來雖然只有短短幾步之遙,可是我卻花費了整整35個年頭,就是我的一生歲月,才能夠匍匐前進地走到這裡來……。」許佑生和葛瑞是台灣第一對公開舉辦婚禮的同志伴侶,在當時相對保守的年代,也曾一度讓家人無法接受與諒解。

圖/《幸福備忘錄》

1996年,許佑生和相戀多年的外籍男友葛瑞終於步入禮堂,在眾人的祝福下結為連理。許佑生從小就發現自己的性向,只是當他鼓起勇氣向如母親般的大姐坦誠相告時,竟換來一句「噁心!」但隨著社會風氣的改變,思想保守的大姐也逐漸接納弟弟的獨特,甚至願意在許佑生和葛瑞的婚禮上擔任主婚人。

在各大媒體大肆報導播放著台灣第一對同志結婚的畫面時,許大姐當然免不了受到同事的關注,許佑生在《晚安憂鬱》新書發表會上剖析姊姊的心路歷程,說道:「她這麼保守的一個人,要走出來面對一個這麼龐大的社會保守反撲的壓力,我可以感覺到她真的很愛我。」

許佑生與大姊(右)。圖/《幸福備忘錄》

異國情侶:「哪裡是我們的家?」

只不過,愛能超越根深蒂固的舊觀念,卻難以跨越現實中的層層關卡。許佑生和葛瑞的異國戀情維持不易,交往初期,許佑生和葛瑞住在美國水牛城,後來搬到紐約待了3年,之後再回到台灣,一直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除了面對同性戀的壓力,也要面對國籍的壓力,在同志伴侶還不能合法結婚的年代,他們到哪裡都不能真正的「成家」。

直到2001年6月,法務部通過《人權保障基本法草案》(註),同性戀者將可依法組成家庭和收養子女,這是台灣同志運動史上重要的一天,透過法律實際回應了同志朋友以愛成家的渴望。面對媒體的採訪,許佑生說:「我想所有同性戀朋友,今天大概都會覺得被當作人看待。對我來講,其實最難的,並不是和相愛的人在一起;最難的,是我們能夠在哪裡……。」

圖/《幸福備忘錄》

在親人和法律的支持上,許佑生和葛瑞得以攜手往前走,省吃儉用的許大姐攢錢買房,不是給自己住,而是給弟弟一家住,問她為什麼對弟弟這麼好?只見許大姐輕描淡寫地說:「這樣比較安定嘛,不要老是租房子。」

打開新家的窗戶,經歷熬煉的愛,看起來更耀眼燦爛。

台灣首對女同志公開辦婚禮

和許佑生與葛瑞的婚禮相隔6年,2002年秋天,女同志湯姆終於實現兒時的夢想,跟上5個哥哥的腳步,當上帥氣的新郎!「古時候的人說,娶到一個好老婆勝過三個天公祖,這個事情在我身上已經應驗了。」湯姆得意的說。

圖/《幸福備忘錄》

漢娜燒得一手好菜,把湯姆照顧得無微不至。曾有過一次失敗婚姻的漢娜,因前夫的家暴行為決意離婚,並與前夫對簿公堂,成功爭取到兒子小象的監護權。在認識湯姆後,漢娜感覺到被愛、被珍惜,很快就和湯姆同居。喜歡小孩的湯姆也對小象視如己出,會刻意陪伴小象,修補孩子內心的創傷,小象也樂意接受媽媽和新伴侶是同性戀的事實;湯姆和漢娜訂婚,小象還挖撲滿買了蛋糕,要送給「Elephant爸爸」和媽媽。

圖/《幸福備忘錄》

結婚並非幸福保證,換了伴侶卻逃離不了相同的結局?

湯姆和漢娜的婚事談得高調,經常公開曬恩愛,她們舉辦「女人的婚禮」,更吸引多家媒體報導。每當新聞播出來,湯姆就會在公司同事的壓力下,被迫換工作,他感覺自己「升遷無望、不被認同」,不穩定的工作與收入,漸漸成為他和漢娜爭吵的導火線。

婚後將近兩年,湯姆和漢娜已經吵得水火不容。湯姆懷疑漢娜有其他感情對象,漢娜也揭露湯姆從拍婚紗時就開始對她動手,但礙於當時結婚消息已發布,為了顧全湯姆的面子,她只能硬著頭皮妥協。

圖/《幸福備忘錄》

根據漢娜的說法,婚後湯姆經常出言恐嚇、動手推撞,讓她感覺自己彷彿是從上一個火坑跳到下一個火坑,就算換了對象、換了性別,歷史依然在重演。在一次激烈爭吵後,漢娜帶著孩子到警察局向湯姆提告,正式了結這段關係。

走出警察局,漢娜牽著孩子走在漆黑的小徑,寂寥背影下,或許還藏著深深的迷惘。「愛是什麼?」經歷兩段失敗關係的她,仍然在尋找解答。

本文整理自公視紀錄片《幸福備忘錄》(2003)

註:2001年法務部向行政院陳報的《人權保障基本法草案》第二十四條宣示「國家應尊重同性戀者之權益。同性男女得依法組成家庭及收養子女。」但後來整部草案沒有進入立法程序。

【延伸推薦】
紀錄片|《幸福備忘錄》影片呈現台灣第一對公開舉行同性戀婚禮的許佑生、葛瑞,及女同志湯姆、漢娜的家庭故事。

文字整理:文蔚然
責任編輯:張毓茹
核稿編輯:李羏

出刊日期:2022.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