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家

反骨也不足以形容!七等生與他備受爭議的內在書寫

反骨也不足以形容!七等生與他備受爭議的內在書寫

作家七等生以強烈的自我書寫、現實與幻想交融、長句型的寫作獨樹一格,他的著作《我愛黑眼珠》曾被評為五零年代以後,台灣文壇最惹爭議的小說之一。 圖/《他們在島嶼寫作3:削瘦的靈魂》 「我說為什麼你要叫『七等生』?他說因為我是最爛的人!」–紀錄片《他們在島嶼寫作3:削瘦的靈魂》(2021) 作家七等生的童年,被形容是在一種屈辱的過程中成長,不論是社會上的、經濟上的、階級上的。而七等生的作品,常被評論為有強烈的自我書寫,勇於自剖、自繪、帶著自憐與自戀。 以寫作自剖胸膛,看到最赤裸黑暗的那面...
陳雪:寫小說是為了挽救自己

陳雪:寫小說是為了挽救自己

陳雪出身底層,生命經歷給她巨大的痛苦,像是命運的擺弄。但是在她的小說裡,忽然有截然不同的景象,沒有什麼人在掙扎,那些辛苦得半死的東西,忽然隱藏了。 「有時一本好的小說,是可以挽救一個人最絕望悲慘的時候。我希望可以做到這樣,就算我沒辦法挽救別人,我可以挽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