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比賽中的「突破僵局制」可說是團體戰最極致的發揮。中華職棒今年起採用美國職棒大聯盟的作法,第十局開始以二壘有跑者開局,考驗選手臨場穩定性、得點圈打擊率等功夫,以及教練團的戰術運用能力,而「紅綠燈」三壘指導員的站位與判斷更是影響勝敗的重要關鍵。年底世界12強國際賽事,或許就是驗收第一年成效的最佳試金石。

「突破僵局制」戰局千變萬化。《公視體育》

從2008年北京奧運首度將突破僵局制帶入棒球場開始,在國際賽行之有年之後,中華職棒終於從2024年賽季,也要在延長賽採取此舉加速比賽,追隨美國職棒大聯盟的規則,第10局起以二壘有跑者開局,只不過在台灣最多只打至12局。

突破僵局制是為了幫助得分而設置,結果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進攻方往往為了搶分執行小球戰術,犧牲出局數換壘包推進,從中職新賽季至今延長賽沒看到得分數高的「大局」,就可驗證此為顯學。然而打者不再「暢打」,反倒考驗防守方的內野基礎功,也難怪統一獅總教練林岳平直言,「這就很看臨場的穩定性,不管攻、守兩端的發揮,這時候反而更能顯現實力,與運氣沒直接關係。」

中職首年採用突破僵局制,統一獅每位投手都進行突破僵局制特訓

鼓勵得分卻遭反其道而行,在運動史上不是頭一遭。足球早在1993年到2003年期間,就曾實施過「黃金進球制」,意即延長賽中先進球者即為勝方。原意希望大家加強火力結束比賽,結果更多球隊為了不想要在貿然進攻的過程中,導致後防線出現漏洞而被反將一軍,所以後來寧願在自家球門前「擺大巴」(註),反而衍生出守重於攻,所以遭到廢除。

回到棒球場上,突破僵局制面對著相同思維,林岳平不諱言最關鍵的其實是守備,尤其一定要守下二壘那分,「當然大量得分大家都想要,但是在那個局面,要先想如何守下。」身為調兵遣將的總教練,林岳平指出難處就在於戰局的千變萬化,無法預測那時候還剩下哪些投手可以用,因此春訓時每位投手都進行突破僵局制的訓練,而不是只有終結者。

前職棒教練黃泰龍補充說明,具有守備功夫的投手在突破僵局制就形成優勢,「以中信兄弟來講,鄭凱文就是下丘守備能力好的投手,他是野手出身,以前還有像林岳平、林恩宇也是,他們在丟的話,如果要去賭短打,成功機率就會比較小,不過當總教練戰術下了,結果好不好,就是要去承擔整場勝敗。」

提升得點圈打擊率成為重要課題,測試選手抗壓性與經驗

戰術的確很考驗教練的解讀與判斷,林岳平認為,當下腦海中肯定會有很多想法,除了要如何取捨,怎樣清楚傳達給球員知道,又是一門藝術。台灣選手雖然平時練習沒少,但在上場時執行成功率確實不理想,搶分好似成為一大難事,「要了解球隊需要你做什麼事情,把教練所託任務完成,這是雙方之間默契。」

黃泰龍則點出,分數進不來不只在突破僵局,中職普遍得點圈打擊率堪憂,更不用說在高張力的延長賽能期待看到激情四射的砲火;關鍵打席能否發揮除了測試抗壓性外,經驗也是重要的一環,「需要高飛犧牲打的情況下,聰明打者就會挑高一點球路去揮擊,甚至不用出力去打,讓棒頭稍微甩一下,碰到球就會往外野飛,年輕打者往往想說要用力往外野扛,有時候出太多力,反而會讓身體僵硬,棒頭會在後面出不來。」他舉例陳俊秀、胡金龍就是值得後輩學習的教科書。

中職長期看重打擊率「拿棒子守備」,恐造成戰術執行率低迷

無論打擊或守備,基本功累積多寡都會在重要的節骨眼下彰顯出來。為什麼國內選手在戰術執行時得不到高成功率,或許和環境有關。黃泰龍點出,中職年底談薪大部分是看打擊數據,因此防守和助攻,自然不會是平時他們自身會去注重的部分,「大家都覺得我們基本功沒有做到位,因為從小到大都是打得好,教練就會找位子給你上場,只要打擊好空間就大,但不可能每個選手都能強攻,也不可能每個選手都能做好助攻,讓大家知道自己角色是什麼,球團和教練團都有責任。」

如果未來球隊能鼓勵防守和助攻型的選手專心扮演好角色,訂立特定的目標,當作年底考評是否稱職的依據,讓每個人好好發揮優點,對這些球員來說或許會是一個方向,大家也會慢慢開始重視這塊。假如選手不清楚公司或教練對他的期待,自己帶著迷惑去追求強打,反而扼殺一名功能性的可用之兵。可以期待的是,今年中職有兩個球團是日本籍總教練,小球戰術運用可能會多一點,更會凸顯戰術執行能力者的重要性,或許能看到開始「因材施教」的契機。

突破僵局制勝敗在電光火石間,三壘指導員站位與判斷都是重要眉角

有「紅綠燈」之稱的三壘指導教練,同樣在爾虞我詐的突破僵局制扮演著重要角色,而且抉擇判斷要比總教練更處於電光火石之間,如何讓壘上跑者和本壘不要形成最遙遠的距離,是他們的職責;黃泰龍指出,三壘指導員最基本就是一定要了解各隊外野手臂力,還有當下的相對站位。

「如果接到飛球的是郭天信或林哲瑄,打過去當然要思考一下有沒有必要Call跑者回來。」黃泰龍笑說三壘指導教練的反應真的要快,畢竟這0.1秒的思考或猶豫,可能就影響到致勝分能不能安全護送回來。「當然也要考慮到戰況是領先或落後,需不需要拚這一顆,這是半賭博,只要結果不好會被說亂比,好的結果就會被說膽大心細,真的吃力不討好。」

三壘指導教練的站位也是一門學問,如何在第一時間取得自己的最佳視野,同時兼顧跑壘員的最佳視線,這些「眉角」不是親自參與的人無法明白。黃泰龍舉例,如果安打後要讓二壘跑者拚回本壘,就要讓二壘跑者在通過三壘時明確看到指示,因此空間很重要,把視野拉大也才能看到外野手接到球時,跑壘員是否踩過三壘,給出更好的判斷要不要繼續跑或者踩煞車,「常常會看到三壘指導員的位置跟跑者比較接近,跑者在繞回來可能就看不清,三壘指導員也無法看懂相對位置,比較專業一點站法應該是,三壘指導員盡可能往本壘方向跑。」

整體而言,突破僵局制可說是團體戰最極致的發揮,那麼今年底的世界12強賽,或許是驗收中職第一年實施成效的最佳試金石,長年被詬病不夠細膩的台灣球風,是否能透過整季的演練磨岀細節與分工,答案有待揭曉。

註:「擺大巴」為足球術語,意指前場只留1名進攻前鋒,大部分球員防守至中後場位置。

【延伸推薦】

公視體育:體育賽事直播、精彩片段不漏接,帶你看見更多賽事,為台灣體育加油!

直播賽事|中職二軍賽事,每周四、五鎖定公視+免費收看

文章|中華職棒為何啟動「突破僵局制」?考驗棒球思維與臨場反應

作者:吳敏欣
責任編輯:陳珊珊
核稿編輯:吳小瑾
出刊日:2024.06.18

吳敏欣

自由文字工作者,曾任UDN TV和聯合報體育記者,長期追蹤國際和本土運動賽事,主要負責項目為棒球,從少棒到職棒都有涉略,認為每個層級都有它的魅力,希望能將比賽看不到的故事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