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粽一條一公斤,是傳統年菜也象徵闔家團圓

台灣跟越南的過年有哪些差別呢?台灣習俗在端午節吃粽子,但對越南人來說,粽子反而是年節特色料理,是過年一定要有的年菜。起源自雄王傳說的越南粽,不只是餐桌上的佳餚,還代表著家族團圓的意義,也是新住民重要的文化傳承。

《越南過年傳統要吃粽子》圖片提供/陳玉水
越南過年傳統要吃粽子。圖片提供/陳玉水

「孩子們熬夜不睡覺,在庭園裡的大鍋裡放木柴,兄弟姐妹輪流守著這大鍋,控制火侯,等待熬煮完畢時打開蓋子熱氣衝出,鍋裏頭裝的是滿滿的越南粽子…」這是越南過年必備的傳統習俗,也是我來台灣這麼多年,總是思念著的深刻回憶。

住在台灣十幾年,我覺得越南過年和台灣過年有很多相像的地方,傳統習俗如講吉祥話拜年、長輩給晚輩紅包、過年期間不能掃地、拜神明、燒金紙,除夕夜也會圍爐一起吃團圓飯。然而台灣與越南過年最大的差別,就是少了粽子。

台灣人只有端午節才會特別吃粽子,但對越南人來說,粽子不只是餐桌上的年菜而已,它還代表了家族團圓的意義,從洗葉子、洗米開始,全家人會一同協力做粽子、煮粽子,整個製作的過程都是越南過年儀式的一環。

越南過年包粽子從早忙到晚,燒柴熬夜煮粽子是種使命感

小時候家裡的兄弟姊妹會先跟媽媽一起洗葉子、洗米、綁繩子,要煮出一鍋粽子來,需要從早上做到凌晨,還得在家外的庭園裡架起一個大鍋,在下方放木柴生火,熬煮個好幾個小時,且不能用瓦斯爐,不然整個味道都不會對。若拿台灣來舉例的話,可能類似於中秋節家族烤肉團聚的感覺,或許大家能去高級的燒烤店吹冷氣吃烤肉,但那一定還是比不上坐在馬路旁拿木炭生火,大家一起烤肉話家常的時節氣氛。

大鍋烹煮越南粽。圖片提供/陳玉水

熬煮粽子期間火不能停,媽媽煮累了,就會換兄弟姊妹來顧火候,小時候多半九點媽媽就會趕小孩去睡覺,但過年前的這天例外,我們能有理由光明正大的熬夜。顧著這大鍋的火還有種使命感,大家一起齊心協力把粽子煮好,兄弟姊妹邊講故事邊顧火,那些歡笑之中,我們好像就更成長了一點。

可轉眼間,我人已不在越南,我在台灣。而我也已經不是小孩了,而是一位媽媽。原本應該要是換我帶著小孩做粽子的,但台灣沒有這項習俗,更沒有庭園能讓人在半夜拿柴燒鍋,這些記憶,也只剩下兒時的畫面深植在我腦海中。

過年包粽非禁忌,而是源自「雄王」傳說

粽子在台灣甚至是過年的送禮禁忌,因為在台灣禮俗中,喪家不能包粽,需要等人送,所以年節期間若送親友這些食物,等於隱喻對方是喪家。但對越南來說,粽子除了是家族團圓的象徵,也是整個民族文化的代表物。

根據越南傳說,粽子的由來與越南始祖「雄王」有關,雄王為了要選出繼承者,召集他的所有兒子要找到最珍奇的寶物,而第十八個兒子帶回的寶物就是粽子。他用糯米做出了麻糬與粽子,圓形麻糬代表天、方形粽子代表地,意味天地滋養萬物,如同父母養育之恩,用簡單的元素點出了對父母孝順的重要,最終第十八個兒子因而獲得了王位。因此送粽子對越南人來說非但不是禁忌,反而有典故由來。

越南粽有長有方,一條一公斤重

煮好粽子後,過年餐桌上就會擺上這道年菜,客人來吃瓜果蜜餞也得配個粽子一同招待。越南粽子並不如同台灣粽子一樣是三角形,越南粽子很大,一條一公斤左右,越南北部是四方形粽,越南南部則為長形粽。越南粽子裏頭僅包有糯米、綠豆、豬肉,配料簡單,得用烹調大火八小時把它煮熟透,又黏又Q彈。越南粽子不如同台灣粽子餡料豐富多元,而是追求口感,重點在於烹煮的時辰跟火侯控管。一旦烹煮過程中沒有顧好,裡頭的水分乾掉會讓粽子燒焦,除了難吃以外,這也代表著不吉祥,所以媽媽會再次叮嚀小孩這不是兒戲,得認真的顧爐。

煮粽子、吃粽子是一代接一代的傳承下來,就像是我媽媽一樣,他將這個習俗授於我,本當是我要繼承下去給我的小孩,然而我來台灣生活以後,雖然過年也是熱鬧,我也將很多的越南料理如春捲、大蝦餅端上餐桌,但就是少了一個重要的儀式。對我來說,心靈失去了一個曾經擁有的回憶跟期待,彷如台灣人過年沒有佛跳牆一樣,這道團圓飯就此缺少靈魂。

越南新住民陳玉水與媽媽。圖片提供/陳玉水

愛台灣,但也期盼曾擁有的文化不要消失

有次我跟台灣朋友討論這件事,他問到,「新住民為甚麼還是會想過母國的習俗?那是台灣的過年習俗不夠好嗎?」我回答他,不是不好,而是我覺得可以增加、融合,讓過年多一種方式。就像我過年會端上越南的菜餚跟家人小孩一起吃,也會想讓小孩體驗煮粽子的文化,這些都是源自於我兒時的成長經驗,它們的存在對我來說是熟悉而溫暖的,也是離開故鄉後自我認同的力量。

對我來說,我愛台灣,但我同時也希望我擁有的文化不要就此消失,而是以另一種形式繼續存在,讓我的根源與落地生根的地方能結合共生,也讓我的小孩能繼承文化的精神。就像我媽媽一樣,我想要手把手的教小孩包粽子,教會他粽子背後的深遠涵義。

【延伸推薦】
文章|如何解讀網友對於阮月嬌廣告事件的留言?(陳玉水)
紀錄片|《我們在這裡生活》:來往臺灣和越南的他們,見證兩地經濟環境的快速變化,感受複雜的人際衝突與冷暖。定邦流著臺灣爸爸和越南媽媽的血液,朝著成為電影導演的夢想前進;北越的小芳、南越的金線,與臺灣人結婚,為家庭累積理想未來的資本;曾在臺灣幫傭多年的阿問,回越南後蓋了三層樓的家,視野已經不同的她,即使借錢也要讓兩個兒子再到臺灣工作。
紀錄片|《南國啟示錄:越南 河內》:越南河內給人的第一印象有點混亂、吵雜,這種混雜的感覺如今卻成為了河內獨一無二的風景。透過河內的建築、湖泊、咖啡、河粉和川流不息的機動車,仿佛走進一座活著的博物館,只要帶著愛和理解,就能看見它的美麗。

作者 陳玉水
責任編輯:陳珊珊、陳逸雯
核稿編輯:李羏
出刊日期:2023.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