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憂鬱症女孩遇上絕症患者,生命會發生變化嗎?【改變】

憂鬱症患者霍珊認識一位絕症患者後,人生隨之改變。以前她覺得憂鬱症難以啟齒,現在居然可以侃侃而談?

「你說你希望,你葬禮上的每個人都喝威士忌,我說你瘋了……在這裡,我敬你一杯,桑德。」

圖/《生死之間》

桑德的大嫂在他喪禮上說了這段致詞,桑德就是這麼一個幽默體貼的人。

在喪禮上,桑德甚至還選擇放了「地獄之火迪斯可」這首歌(桑德選擇火化)。我知道他躺在那裡,我當時還在哭,但是聽到這首歌唱著「燃燒吧,寶貝,」我真的笑出來。

圖/《生死之間》

他對於自己的一切,是如此坦然的面對,並永遠懷抱著希望。雖然我只見過他一次,但是我們後來互傳訊息、互相關心,他留給我的是彌足珍貴的感受。

在遇見桑德之前,我雖然看起來總是笑容滿面,但其實我是恐慌症與憂鬱症患者,已經被這些疾病折磨了好多年,而且也想要自殺。

桑德罹患胃癌,在生命只剩幾個月的時候,他同意參加荷蘭公視實境節目《生死之間》錄影,與我見面。他說如果自己可以改變一個人的生命,那他會覺得自己的人生不是毫無意義。

桑德與霍珊。圖/《生死之間》
桑德與主持人。圖/《生死之間》

桑德的確幫助了我。他去世後,我也想用自己的經驗來幫助別人看看,我想了很久,決定參加「領跑人」團隊,這是一個為年輕人提供心理協助的學生組織。我去廣播節目分享我的經驗,希望有類似處境的人發現「我是不是也該留意某些現象?」如果有越來越多人討論,那憂鬱症就不再是奇怪的東西了。

以前我覺得憂鬱症是一件難以啟齒的事情,但現在我可以討論它,這是桑德給我的啟發。

桑德的病很嚴重,但他對自己的情況總是侃侃而談,他總說「說不定有解決的方法」。為什麼我不能像他一樣呢?至少我生理狀況健康,有機會變得更好。

雖然事情不一定都是正面的,我還是會有情緒波動、想要自殺,但是我不會一直鑽牛角尖了,我想繼續跟這個疾病奮鬥,把我的故事帶給更多人知道。我最近開始進修,希望成為一名社工,也接受恐慌症的治療,可以幫助我減輕憂鬱症狀。

霍珊。圖/《生死之間》

但是其實我並不想完全擺脫憂鬱症,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嗎?

因為罹患憂鬱症,我文思泉湧,創作很多的動聽歌曲,我也可以用自己的經驗去幫助他人……我覺得我學會了接受自己,包括想自殺的念頭,聽起來可能很殘酷,但這些都是我的樣貌。

上篇:當憂鬱症女孩遇上絕症患者,生命會發生變化嗎?【相遇】

【延伸推薦】
紀錄片|《生死之間》1《生死之間》2《生死之間》3
映後論壇|《別再說憂鬱是自己選擇的》《哈囉,我是絕症患者》《自殺,到底想死什麼
Podcast|公視主題之夜SHOW

文字整理:陳珊珊
核稿編輯:李羏

出刊日期:202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