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憂鬱症女孩遇上絕症患者,生命會發生變化嗎?【相遇】

霍珊外表漂亮又開朗,但罹患恐慌症與憂鬱症讓她幾乎想結束生命。《生死之間》紀錄她認識一位絕症患者後產生的改變。

霍珊。圖/《生死之間》

我是霍珊,今年20歲,是個模特兒。

一般人覺得我在鏡頭前充滿自信,其實根本不是這樣。

大家覺得我常常笑容滿面,是熱情開朗的女孩,其實根本不是這樣。

我是恐慌症與憂鬱症患者,我被這些疾病折磨了好多年。低潮時,雖然我不會躲起來,但是只要我自己一個人獨處,那種孤單的感覺就會逐漸淹沒我,開始有很多負面想法,我真的認真考慮過自殺,也知道怎麼做了,我有上網查過。

我猜,路上的人看到我會想:真是漂亮又開朗的女孩!當我低落時,我猜,他們會想:怎麼可能?她不是很開朗嗎?

圖/《生死之間》

為什麼會憂鬱?如果我死了,天下就太平了。

情緒低落的時候,我滿腦子都是「我不想活了,我只想死。」我不想被這種想法控制,但是我得要上課、工作,還要跟這個想法搏鬥。

我精神失調的狀況越來越嚴重,快要受不了了。有個電視節目邀請我,在「特斯特里德基金會」的構想下,把有自殺傾向的年輕人,跟罹患絕症的年輕人配對。我因此認識了桑德,他27歲,罹患胃癌,生命只剩下四個月。

桑德。圖/《生死之間》

我第一次跟桑德見面,是在馬術練習場。他是前途光明的工程師,本來還在計畫出國工作,卻發現自己得了胃癌,快要死了。

圖/《生死之間》

桑德很好奇,我為什麼會感覺憂鬱?事實上我覺得,如果我死了,天下就太平了,你我就永遠不必成為別人的困擾。我童年被虐待、被性侵,我一直用負面的眼光看自己。我有很多壞念頭,一直悶著不說,它們就慢慢地膨脹膨脹膨脹……。

我寧願是我生病,他比我更有資格活下去。

有時候好好地走在路上,我卻會突然覺得「為什麼我還活著?」「我活著有什麼用?」為什麼我的身體還能繼續運作?明明我一無是處!桑德的身體衰敗,但他的心靈卻不想放棄,他會怎麼看我?他對我的想法是什麼?我寧願是我生病,因為他比我更有資格活下去。

拍攝節目的人問桑德,為什麼他願意參加錄影?他說,如果他能改變一個人的生命,或是對他產生影響,阻止別人去死、去自殺,他會覺得「他的人生不是完全沒有意義。」

圖/《生死之間》

即使已經重病,他還是懷抱希望。那我呢?

桑德說,他對我的第一印象是很開朗也很開放,他很想體會看看,當我狀態很差和極度憂鬱的時候是什麼感覺?這樣才能更深入了解我。我最欣賞他的一點,就是即使已經重病,他還是懷抱希望,盼望會有解藥出現,他就可以繼續活下去。

我之後曾再邀請桑德看我的表演,但是他情況很不好,沒辦法來,聽說他已經虛弱到無法接受治療。我跟他互傳訊息,他依舊很關心我的狀況。不久後,我接到一通電話,我不敢相信,桑德過世了,我才跟他談話沒多久……。

親愛的男孩,你幫助了我,至少你幫助了一個人,雖然我現在看起來還不是很好,但是,桑德,你確實幫了我。再見了,桑德。

下篇:當憂鬱症女孩遇上絕症患者,生命會發生變化嗎?【改變】

【延伸推薦】
紀錄片|《生死之間》1《生死之間》2《生死之間》3
映後論壇|《別再說憂鬱是自己選擇的》《哈囉,我是絕症患者》《自殺,到底想死什麼
Podcast|公視主題之夜SHOW

文字整理:陳珊珊
核稿編輯:李羏
出刊日期:2022.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