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

從《BIG》談兒童友善醫療,透過藝術與遊戲陪伴讓孩子免於治療恐懼

從《BIG》談兒童友善醫療,透過藝術與遊戲陪伴讓孩子免於治療恐懼

電影BIG描述六個家庭面對孩子罹患癌症彼此扶持和陪伴的故事,讓在兒科臨床工作的我們,有機會靜下來凝視這些生活的日常,許多來不及哀悼的眼淚,在這些故事中再次相遇。我很喜歡 BIG電影的梗:「讓孩子拯救世界!」孩子們比我們所想的更有力量,生命的存在即使短暫,也足以改變我們的人生厚度。 兒童病房的孩子手繪。照片提供/趙芳欣...
40歲懷孕卻發現卵巢癌,何如瑄學會如何跟兒子談論死亡

40歲懷孕卻發現卵巢癌,何如瑄學會如何跟兒子談論死亡

40歲的年紀,迎來一個小生命,但同時也伴隨著一道長達40公分的疤痕,以及癌友的新身分。對於罹患卵巢癌歷經多次化療與開腹手術的何如瑄來說,抗癌路上所展現的勇氣不是不怕,而是害怕卻依然勇敢去面對,把握「今天」就是生命最好的禮物。 圖/《勳章》 這一切發生得都太快太突然。2017年的某一天,何如瑄接獲電話,父親遇到暴雨土石流,險遭活埋,她急忙趕回家探視。父親住院期間,何如瑄驗出兩條線,是的,她懷孕了!對於未婚、40歲的她來說,這個小生命翩然降臨,超乎她的預期,卻又不偏不倚落在她心裡的缺口,填滿了她對未來人生的想像。...
肖像與遺像僅有一線之隔,攝影師李毓琪從鏡頭中看見生死

肖像與遺像僅有一線之隔,攝影師李毓琪從鏡頭中看見生死

隨著年齡的增長,越來越多拍攝的人物肖像變成了遺像,印象最深的是我屏東潮州的阿嬤,那是我拍攝的第一張成為遺像的照片。「攝影」變成選擇記憶一個人的方式,透過鏡頭來看見生與死、也記錄每個生命奮鬥過後所成就的「勳章」。 圖/《勳章》 攝影師的共感經驗,從狩獵反轉為一同流淚 在過去,我曾以為攝影是最具攻擊性的媒介之一,攝影師和被攝者間總存在著一種狩獵與被獵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