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

吉雷米:我的父親生於血腥的戰火中,但仍教導我用愛化解仇恨

吉雷米:我的父親生於血腥的戰火中,但仍教導我用愛化解仇恨

二戰期間,我的爺爺曾參加美國盟軍行動,在法國血戰納粹軍隊,戰爭結束後回到家鄉,卻又遇到阿爾及利亞內戰爆發,被迫舉家離鄉背井。爸爸在這樣萬人喪生的動亂環境下成長,但他仍然教導我們以德報怨,就像 《我的戰爭限動》中,受納粹迫害的主角爸爸一樣。 示意照片 我小時候,爸爸常常跟我們講爺爺的精彩故事。 大約兩百年前,我爸爸的祖先們就在阿爾及利亞定居,當時阿爾及利亞是法國的殖民地。1944年的夏天,爺爺認為不能讓瘋狂的希特勒大亂兩千年的法國歷史,他準備參加美國盟軍「龍騎兵」(Operation...
如何用故事和孩子討論戰爭?用生命經驗引共感,找尋動亂中的重要信念

如何用故事和孩子討論戰爭?用生命經驗引共感,找尋動亂中的重要信念

關於戰爭,我知道歷史脈絡、利益、價值和政治的算計,但我不知道該如何解決這些看似無解的問題?和孩子討論戰爭,會不會反而讓孩子害怕無助、對未來感到悲觀?我的疑問跟困惑,在動畫《朵尼婭》中得到了部分解答。 小女孩朵尼婭與爺爺奶奶一起生活,敘利亞內戰改變了她的世界。圖/《朵尼婭》 《朵尼婭》是一部迷你動畫影集,每集才八分鐘,總共六集,一開始看到這個篇幅,忍不住感到困惑:這麼簡短的作品,要如何把敘利亞的處境、敘利亞人民的處境、難民尋求庇護的過程以及對戰爭的反思甚至應對的方法講清楚,而且是用孩子能懂的方式?...
受盡納粹極權折磨的母親,對女兒刻薄殘酷竟是因為病態的愛

受盡納粹極權折磨的母親,對女兒刻薄殘酷竟是因為病態的愛

一位在奧斯威辛集中營出生的女孩,長大成人當母親之後仍然揮不去受納粹折磨的陰霾。她認為所有快樂與幸福都是短暫且不真實的,她用惡毒殘酷的話語灌溉成長中的下一代,導致女兒心靈受到嚴重創傷。 圖/《我不是倖存者》 位在波蘭的奧斯威辛(Auschwitz)集中營曾經是納粹留給世界最深的傷痕與痛苦記憶,猶太人在這裡經歷鞭打、羞辱、毒氣室與屠戮,這些看似與我們已經無比遙遠的歷史記憶,其實一直在社會不同角落裡蔓延。 集中營裡殘暴軍醫「黑色天使」門格爾,是母胎揮不去的陰影...
作為一名旁觀他人痛苦的紀錄者,我能給難民簡單的藥物、食物,卻給不起他真正需要的「希望」。

作為一名旁觀他人痛苦的紀錄者,我能給難民簡單的藥物、食物,卻給不起他真正需要的「希望」。

長年採訪難民議題的大愛電視台製作人趙德瑤提到,一位敘利亞難民曾問她,「等你們目的達到、就離開了。難道你們報導了,馬其頓就會打開門歡迎我們進去嗎?」 圖/《尋找奧斯曼》 2016年3月,我在希臘與馬其頓邊境的伊多梅尼(Idomeni)進行採訪。 如果不是那些攝影機前持麥克風連線的人,眼前不過就是一座大型露營景區:數不清的帳篷、一頂捱著一頂。 你想像得到的國際媒體,’’Retures”(路透社) 、“AP”(美國通訊社) 、“Channel 4”(英國第四頻道)…..幾乎到齊。...
俄烏戰爭何時休?三位烏克蘭前後任總統如何影響戰局?

俄烏戰爭何時休?三位烏克蘭前後任總統如何影響戰局?

俄烏戰爭已過百日,嚴格算起來,俄烏戰爭從2014年就開始爆發衝突。前後任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波洛申科、澤倫斯基,在與世界強權周旋時,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烏克蘭現任總統澤倫斯基。圖/《驚爆烏克蘭》 你是否好奇,為何烏克蘭這個渴望加入歐盟的國家,多年來一直被困在戰爭中?三位烏克蘭前後任總統:亞努科維奇、波洛申科、澤倫斯基(現任總統),迥異的政治立場與出身,左右了烏克蘭與列強周旋的國際情勢。 一、第六任(現任)烏克蘭總統 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總統任期:2019/05/20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