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冠瑜,出生於高雄楠梓,今年(2024年)25歲,終於有機會來到臺北,挑戰演藝夢想。而在這之前我一直在台東生活,除了大學求學外,也曾在台東各地山區、部落文化健康站及社區據點進行高齡體適能教學。在台東的六年,我不僅重拾學習音樂的夢想,也深受台東的土地與陽光滋養, 格外珍惜人與人真誠的互動。帶著這份台東滋養的舒適與溫暖,參與了臺灣第一檔同性戀愛綜藝節目《男生男生配》,但其實在節目播出前,我在愛情的路上並不是非常順利,也曾跌跌撞撞。但慶幸的是,我擁有最溫暖、最善解人意的母親與姊姊,有家人的支持,讓我在性別認同與追求夢想上,有滿滿的歸屬感。希望透過這篇文章的分享,讓大家擁有滿滿的力量,即使身處逆境,也能繼續勇敢的做自己。

有家人的支持,讓冠瑜在性別認同與追求夢想上,有滿滿的歸屬感。圖/冠瑜提供
有家人的支持,讓冠瑜在性別認同與追求夢想上,有滿滿的歸屬感。圖/冠瑜提供

或許是因為父母的教養方式較偏傳統,讓我在年幼時不太敢表達自己的想法,但慶幸的是我與姊姊在學習藝術的路上漸漸找尋到自我,彷彿可以在色彩鮮明的水彩及音樂律動中體驗真實的快樂。

小時候姊姊最喜歡聽蔡依林的歌,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地才》的演唱會專輯,第一次看演出時嚇傻了,竟然有一位歌手為了創造精彩的舞台,苦練體操鞍馬、空中吊環,全身傷痕累累仍不斷地練習,從不擅長舞蹈律動到成為風靡全臺的唱跳女歌手,那刻感受到的震撼,讓想成為一名偶像歌手的夢想種子,就這樣默默的種在我的心中。

渴望像蔡依林般站上舞台,18歲依然勇敢追夢

即使在遙遠的台東就讀大學,我仍沒有放棄任何機會,當時韓國IU的經紀公司來臺徵選,最高徵選年齡是18歲,我正是那個最高上限18歲,但我仍毫不猶豫地拿出自己所有的零用錢,買了台東至台北的來回車票,就這樣自己搭了5小時的火車上台北。抵達現場後,看到滿滿的小朋友幾乎都是國小、國中生,個個才華洋溢,只有我看起是唯一的成年人。我用自學的韓文將曲目唱完,評審對著我微笑,當時全部人都被請出會場,正當我以為沒機會時,卻在下樓梯前,被一位工作人員留下,告知我已通過第一階段,請往下個階段錄影。

冠瑜18歲北上參加徵選,勇敢追夢。圖/冠瑜提供
冠瑜18歲北上參加徵選,勇敢追夢。圖/冠瑜提供

錄完影片離開會場後,我的雙手一直顫抖,嘴巴仍然複誦著韓文歌詞,心臟不停的瘋狂跳動,原來這就是追夢的感受,原來將自己喜愛、練習已久的音樂唱出來,是這樣喜悅的事!可惜等了一個月的電子郵件,卻始終沒有收到錄取通知,但我沒有因此氣餒, 因為這是我從小到大第一次主動去追尋自己喜歡的事物,也是第一次那麼靠近夢想,就算機會渺茫,我還是要去試,就算失敗也不要讓自己有遺憾。

勇敢追夢就算失敗也不要讓自己有遺憾。圖/冠瑜提供
勇敢追夢就算失敗也不要讓自己有遺憾。圖/冠瑜提供

兼修體育與音樂,台東成為培育夢想的搖籃

大一時我打開選課系統,都是在看音樂系哪堂課有開放外系選修,之後每週五都會固定到音樂系報到。但在上課時我卻有好多基礎理論不理解,也不會正確的發聲方式,所以有天我主動詢問一位主修聲樂的同學:「可不可以教我唱聲樂?」因為這個鼓起勇氣的舉動,開始了小小的特訓,在宿舍按著手機上的虛擬鍵盤抓音,準備轉系考曲目,最後在同學的協助下,成功轉系至音樂學系主修聲樂。

我非常珍惜在音樂系的四年,因為能夠獲得從零開始學習音樂的機會,但有不少老師曾語重心長的關心我:「冠瑜你可能不適合唱聲樂,你還有機會嘗試更多領域。」沒錯!我這四年所有比賽、碩士班考試、經紀公司、角色徵選都沒有考上過,也不曾有過站在台上閃閃發亮的機會,直到畢業音樂會結束後,我才真正下定決心,告訴自己先休息一陣子吧!或許我真的不適合站在舞台上。

在別人眼中,我是在資源較缺乏的東海岸讀書,但我卻在台東獲得了難能可貴的音樂教育機會,因此雖然無法站上舞台,我仍想試著回報台東栽培我的這份恩情,於是開始運用先前體育系學程的專業,融合音樂與舞蹈,到台東各地服務長者教導他們一起運動。

運用體育學程的專業,融合音樂與舞蹈,曾在台東擔任多年的高齡體適能教練。圖/冠瑜提供
運用體育學程的專業,融合音樂與舞蹈,曾在台東擔任多年的高齡體適能教練。圖/冠瑜提供

參加戀愛節目《男生男生配》,最感謝母親的尊重與同理

當我完全放棄夢想時,也正逢剛當完兵、在人生未來道路上面臨抉擇、同時經歷失戀的低潮,當時朋友傳來一則《男生男生配》的試鏡資訊,我回想大學四年一直很專注於練習聲樂及追求夢想,從來沒有正視過自己的感情狀況,更沒有靜下心來好好地談一場戀愛,導致每段戀情都是不歡而散,或許藉此給自己一個機會,去嘗試不同的人生體驗也不錯。

幸好做了這個決定,讓我突破徵選零上榜的魔咒,在幾乎已放棄夢想的時刻,獲選成為《男生男生配》戀愛綜藝節目的一員,也是在參與節目之後,藉由理解成員們的成長背景、家庭環境以及性別認同的故事,我才發現我是一個幸福且幸運的孩子,不曾受過校園霸凌或是歷經家庭和自我認同的革命。

冠瑜獲選成為《男生男生配》戀愛綜藝節目的一員。圖/《男生男生配》劇照
冠瑜獲選成為《男生男生配》戀愛綜藝節目的一員。圖/《男生男生配》劇照

記得大二時被當時的男友劈腿,那一年的年夜飯,我一口都吃不下,媽媽在睡前跟我說:「你有什麼話想跟我分享嗎?」聽到這句溫暖的詢問,我的眼淚立刻傾瀉而出,沒想到媽媽早在幾年前就發現了我的性向,但她卻選擇尊重並相信我,耐心的等候我整理這段自我性別認同的過程,這份溫柔的同理瞬間和緩了我對失戀的傷痛,原來我是這麼值得被家人疼愛!

由於在媽媽的成長年代,並未提倡多元性別教育,讓我不禁好奇這份沈重的秘密,媽媽到底消化了多久呢?她坦言花了兩三年的時間才適應,起初她也想逃避或是企圖用醫療方式介入,但透過不斷的跟姊姊對話,同時也看了許多同志議題文學作品、影視作品來試著了解孩子的心境,最後她選擇接受我、鼓勵我,並祝福我身邊的同志朋友,我認為這對一位母親來說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但媽媽卻只對我說:「我心疼你辛苦,我陪你!」

大二出櫃媽媽卻只對我說:「我心疼你辛苦,我陪你!」圖/冠瑜提供
大二出櫃媽媽卻只對我說:「我心疼你辛苦,我陪你!」圖/冠瑜提供

我認為現在的我能夠自在地享受自由、多元的戀愛風氣,是因為前幾年有許多人站出來推廣性別教育、勇敢站上街頭爭取權益,加上有越來越多的影視優秀作品產出,讓媽媽這一代有機會透過網路媒體認識更多元的愛情、擁有更開闊且接納的心。我希望未來也能有機會透過戲劇與音樂作品,傳遞我所獲得的幸福,鼓勵更多仍在性別認同或是家庭關係上灰心的朋友,用更多的包容和耐心與家人相處。

回想這幾年不管是求學、就業及戀愛的時光,雖不是一帆風順也還沒功成名就,但總是受到許多人的照顧與溫暖陪伴,時時提醒我夢想的價值以及自我認同的重要,期許未來我也能將這些養分傳承給更多人。

【延伸推薦】

節目|《男生男生配》:男生與男生,勇敢追愛的男生們,踏上六天五夜的旅程,在戀愛小屋裡,看見愛情的萌芽。旅程抵達終點時,誰能聽見對方的心意?誰會為了愛,再勇敢一回?

文章|GINO白俊彥的網紅成長學:先照顧好自己才能照顧別人,相愛是為了彼此共好

文章|求學被霸凌、當網黃被歧視,滿身傷疤讓蘇蘇更有勇氣活出自己

文章|波波從壓抑深櫃到坦承雙性戀,人的本能是渴望愛與被愛

作者:黃冠瑜
責任編輯:陳逸雯
核稿編輯:李羏
出刊日:2024.06.28

黃冠瑜

專長是嬋柔®運動,深度理解人體機能,平日也都自己下廚,對健康很是講究。但其實冠瑜是音樂系的,也有戲劇基底,原本定居在台東多年擔任高齡體適能教練,目前已經來到台北,持續精進自己,正在參加藝能培訓,期待一直推出好的作品給大家。

IG @unique.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