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首位人體模特兒林絲緞,如何在社會異樣眼光下,用舞蹈鼓勵婦女與弱勢族群,找回身體自主權?

「我沒有做錯什麼,你要想入非非,我也沒有辦法。」林絲緞16歲起就成為臺灣首位人體模特兒、力抗社會對裸體的質疑偏見、讓大家從舞蹈中認識平權。金馬獎入圍紀錄片《獨舞者的樂章》 ,記錄了這位一輩子都在實踐開風氣之先的跨領域藝術家。

圖/《獨舞者的樂章》

《獨舞者的樂章》導演李立劭,從片頭一開始就揭露:「此片獻給臺灣女性,以及我的母親。」導演希望透過本片讓大家看見他的母親林絲緞,不只曾經是知名的人體模特兒,更有近40年在舞蹈教育上的努力與成績;不管是推動婦女生活與舞蹈運動、啟發兒童與身心障礙者的舞蹈平權等,林絲緞希望以身體實踐社會性與公眾性。

紀錄片以珍貴的影像史料以及林絲緞的回憶為主體,穿插她獨舞的畫面。當時曾圍繞她畫人體的畫家,也受訪為那個時代、她的勇氣貢獻做見證。

坐著就可以有錢?從工廠女工到人體模特兒

1950年代,林絲緞從工廠女工被找進畫室,16歲開始成為台灣當時唯一的人體模特兒。「你現在不要做工了,你到我們老師那邊工作。我說什麼工作?他說你坐著就可以有錢。」師大美術系有計畫的訓練林絲緞,從讓她少穿逐漸到裸體。她回憶,畫家和模特兒之間有很重要的一個對話媒介,就是音樂。

「我就放音樂,然後好像我在跳舞一樣的,然後黃君璧(系主任)就說:模特兒,妳不能放音樂,上課不能放,他聲音很大喔。我就說:那我不幹了, 我不做了。廖繼春就很緊張:我來跟林小姐講。」

那時候林絲緞只領一個月400塊的薪水,叫做材料費。因為她需要這份工作,才能去上舞蹈課。「我家裡也需要這個,所以妳必須要忍。別系的學生知道美術系有模特兒,他們就有一種好奇心,要偷看,或者要想盡辦法看我本人。」

畫家陳景容回憶:「她在模特兒裡面是算比較健美的,肌肉什麼的比較結實,我們年輕時可以畫她,是很幸福的事情,對我們美術界幫忙很多,畫到大家感情都很好。」

「我沒有做錯什麼,你要想入非非,我也沒有辦法。」

林絲緞在畫室當人體模特兒時,家裡比較不知道;但當攝影模特兒時,就出問題了。「那個時候他們參加什麼沙龍,外國都得獎,得獎的時候,那時報紙都會登出來,登出來人家就知道了。鄰居對我媽媽講的那個話,很難聽。有一次,我就騎著腳踏車要去師大,然後,後面就有一群鄰居就說,那個阿緞,都不要臉,脫光光讓人家攝影,很丟臉。我一氣之下,我就把他們推到水溝裡。」後來林絲緞不得不搬出去住,媽媽哭得很傷心。

「我覺得我沒有做錯什麼,那你要想入非非,我也沒有辦法,那你社會都有一種很壓抑不清楚,那我乾脆做一個更大的給你清楚」於是她反客為主,在1961年舉辦第一屆「人物美展」,是全國首次以同一模特兒為主題,展出100件作品。

「一個抗議吧,因為我要證明一件事,我覺得畫家都很自私,他沒有把模特兒的重要,為什麼要畫模特兒講出來,那我要自己爭取。」這麼一個單純的出發點,當時引起整個文化界議論紛紛,甚至打筆戰。婦女運動先驅李元貞教授說:「我覺得林絲緞有一個天生的勇氣,譬如說她一旦認為藝術是對的,人體美是對的,她就敢去做,而且你知道,很奇怪,她是自己是一個模特兒,反而去做攝影展、畫展,真的是第一勇敢女人!」

第一勇敢女人 解放婦女身心 實踐舞蹈平權

開風氣之先的林絲緞,在1963年成立東方藝術舞蹈研究社。從模特兒要轉到舞蹈,仍舊受到質疑。「那個時候我也已經人家請我去當老師了,她會教嗎?她會跳舞嗎?那我不必跟你爭什麼,林絲緞會不會跳舞,我就跳個獨舞給你看,自己跟自己鬥志,等到我自己準備好,一個很清楚,我這個要表現什麼,我就告訴楊英風、戴洪軒,他們也嚇了一跳。」

林絲緞在社區大學教婦女跳現代舞,在那保守年代,如同解放婦女的身心。進一步帶她們在實踐堂表演,還造成轟動。「我也想不到會那麼轟動,引起這一些老師也來看,看完了有一種批評,林絲緞現在都教一些歐巴桑,跳那個是什麼舞步啊?看不出來什麼樣子,所以舞蹈界這一些,看我是一個怪咖。」
她在紐約遊學本想獲取教案,但現代舞大師艾文尼可萊斯的一句話「妳跳的不是自己的東西」,點醒了她,返台之後她決心忠於自我,開始跨領域的統合藝術舞蹈工作,和身心障礙者的教育,成為舞蹈平權的實踐者。

紀錄片尾聲,林絲緞自述如何看待自己一輩子都在開風氣之先的藝術行為。

「跟那個所謂一個固執的那一種對抗,對自己也是一個挑戰,對社會來講,也是一個挑戰,一樣的道理。」

最後畫面出現1975年她演出的獨舞作《月光》劇照,一位擁有模特兒身材的舞蹈家,在彩色漸層的寬鬆舞衣中展現青春豐華。然而,畫面又出現,白髮蒼蒼的林絲緞,穿著同一件舞衣隨著音樂旋轉律動,跨越近半世紀的歲月已留下痕跡。時光機重覆切換著,是否?是吧!熱愛舞蹈的林絲緞,她的人生一直在體制外拼搏,在靈魂深處,仍繼續跳著獨舞者的樂章。

【延伸推薦】
紀錄片|《獨舞者的樂章》:林絲緞從一個畫家們圍繞的知名模特兒,跳脫而成為介入社會的舞蹈平權實踐者,這位已邁入80歲的阿嬤,至今仍踏著她的舞步與大家一起共舞。

紀錄片|《尋找乳房》:妳認真看過自己的身體嗎?關於妳的事,埋藏在毛髮之間、皮膚肌理的深處、五臟六腑內裡,或者,在那上千萬條神經之中。無論妳是否已經遺忘,身體都記得。本片採訪近三十位女性,以群像訪問內容穿插於片中各個段落,隱性地談論「生、老、病」的身體與生命歷程,透過她們的對話,看見不同的女性身體經驗,如同女性間的悄悄話、對話,呈現陰性與流動的調性。

作者:林多
核稿編輯:李羏

出刊日期: 2021.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