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可以在台灣生小孩?移工媽媽爭取產假的不可能任務

「得知自己懷孕時又高興又擔心,因為我待的工廠從來沒有人在懷孕後還可以留下來,大家都是六個月之後就被要求回國,我不知道台灣法律說我可以留下來。保障我的法律好像被隱藏起來,沒有人告訴我,也沒有人試圖拉我一把。」

Eleen抱著五個月大的寶寶。

我是Eleen(化名),來自印尼,那時候想來台灣是為了給十歲女兒更好的生活,我希望她能有機會受教育,不用跟我一樣辛苦,所以跟老公兩個人來台打拼當廠工,今年是我來台灣的第三年。

在台灣懷孕從來就不在我的計畫之內,意外懷孕除了開心有新的生命要誕生外,更多的是不安和焦慮,每天晚上幾乎都睡不著,我擔心孩子和我該何去何從。在我工作的工廠,從來沒有任何一個移工在懷孕之後還可以留下來,只要六個月就會被老闆要求回國,懷孕好像是犯了錯,被遣返就是我的懲罰,我在孩子跟工作之間只能二選一。

保障我的法律好像被隱藏起來,沒有人試圖拉我一把

我的工作是負責檢查產線上電路板是否有瑕疵,懷孕時身體狀況都沒問題,我覺得我可以持續勝任這份工作,但老闆和仲介強硬地告訴我,沒有人可以在孕後六個月後留下來,過去也沒有其他懷孕的移工同事成功回到職場的先例,溝通無果讓我幾乎要放棄留在台灣,已經開始和老公討論何時要買機票回家,我每天都沮喪的煩惱失去工作後該怎麼辦,但在異鄉懷孕,我只能堅強。

後來,我遇到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的工作人員,他們告訴我台灣法律有保障我留在台灣生產,工廠不可以任意解雇,我很驚訝,保障我的法律好像被隱藏起來,沒有人告訴我,也沒有人試圖拉我一把。

幸運的是,桃群的工作人員給了我很多幫助,在他們的陪同下,我開始和老闆重新溝通,懷孕後期到生產我會住在桃群提供的庇護所,他們也會照顧我和寶寶的生活,不會給工廠造成任何麻煩,寶寶我也會想辦法找人照顧,在努力了半個月後,老闆才勉強同意我產後可以回到工作崗位。

然而條件是,所有的手續、產檢、就醫、各式各樣的文件我都必須自己處理,工廠和仲介都不會提供任何幫助。我不懂中文,這些東西對我來說幾乎就是天書,要不是有桃群的工作人員協助、陪伴我每次產檢、跟醫生和工廠溝通,我根本不可能在如此艱難的條件下,留在台灣誕下寶寶。

生產後無法負荷龐大開銷,只能選擇將寶寶送回印尼

我記得生產那天因為胎盤不正,需要緊急剖腹,老公在另一個工廠沒辦法請假過來,獨自在產房生孩子很害怕,我聽不懂醫生和護理師的指示,只能邊哭邊用力。幸好,孩子順利誕生,是健康可愛的小男生,他有圓圓的大眼睛跟我很像,我希望他這輩子都能平安幸福。

寶寶現在五個月大了,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和老公只能假日去保母那邊看孩子,在台灣的花開銷是印尼的兩到三倍,孩子每個月的奶粉、尿布和保母費用幾乎要把我們壓垮。在跟老公討論後,我們決定跟工廠請假,帶寶寶回到印尼給家人照顧,我很捨不得孩子剛出生就要離開我,但我必須工作賺錢才能給他更好的未來。

好不容易在台灣順利生產,工作和母職卻讓我分身乏術,更不用說寶寶在台灣的開銷讓我們十分吃力,最後也只能將寶寶送回印尼,相隔兩地。

雖有保障,但我不鼓勵移工在台灣生小孩

我記得成功向老闆申請產假的那天,大家都很驚訝,因為過去沒有人真的能留下來,也都不知道法律真的有保障我們。但在台灣產育的日子十分辛苦,老公和我不同工廠只能假日見面,多數的時候還是得自己面對孕吐和各種不舒服,也沒有家人可以陪伴、支持,所以我並不鼓勵其他移工在台灣生產。

雖然不容易,但我還是想跟在台灣的移工媽媽們說,千萬不要因為懷孕而逃跑,你是可以在台灣生產的,一旦變成非法移工,生活會非常艱難,還得大著肚子躲避移民署,辛苦又不安全。

我想我也是有足夠的幸運,才能擁有那麼多人的幫助,在台灣順利誕下我的孩子,對於桃群的幫忙、老闆的體諒我充滿感謝,不過重來一次,我要回到印尼懷孕,不要再次經歷獨自在異鄉的孤獨和無助。

文字整理:吳佳芊(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公關主任)

【延伸推薦】
紀錄片|《我們在這裡生活》他們在臺灣與越南之間漂浪遷徙,尋求更好的生活。有選擇或沒有選擇地,在這距離越南1700多公里遠的島嶼落錨,成為我們。
戲劇|《紅色》印尼籍移工Lily來臺灣工作多年,擔任家庭幫傭。但她卻與雇主家的老人滋生愛情,可是Lily在印尼已有家庭與女兒。近期Lily感受到的身體變化,讓她必須誠實面對自己的內心所嚮。

戲劇|《第一廣場》星期天,看護工Jane在第一廣場遇見Randy,他們將展開怎樣的一天呢?

核稿編輯:李羏

出刊日期:2022.8.12

相關文章

目前無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