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一中音樂老師事件後,這部片為什麼老師必看?

「中一中音樂老師事件」在YouTube已破百萬點擊,每天仍有眾多的新留言討論。有校長表示,這件事無法在校務會議或教育現場上討論,只能私下和老師們以閒聊的方式聊。為什麼?

編按:Youtube上的「TCFSH生活」頻道中只有一支「臺中一中音樂科呂老師情緒失控」影片(註1),從2022年3月11日上傳至今(截至6月20日),已經有1,095,004次點閱率,留言超過5000則。

《公視主題之夜SHOW》小編訪問三位分別為30、40、50歲不同世代的老師們,在第一時間看過這支影片的他們,對於「臺中一中音樂課師生衝突」事件,又是怎麼想的?

中一中音樂老師事件點閱已破百萬。圖片來源:Youtube「TCFSH生活」頻道

台北市芳和實驗中學老師何欣憓,31歲,在四月份回到母校東吳大學歷史系演講,她在和學弟妹分享自己教學經驗時,提及台中一中的音樂課衝突事件。何欣憓說:「影片中的狀況的確有可能會發生,但並不是教學現場的常態,中間可能有老師和學生之間溝通上的問題。」

芳和實中老師何欣憓回母校分享教學經驗。圖片提供/何欣憓。

「威權不只在老師身上,學生反擊的方式,也是威權的結果。」

另一位40歲、在明星高中任教20年的A老師,事發隔天,看完中一中音樂課的短片,分享她在明星高中任教十幾年後的觀察:「我常常在校內看到類似的紛爭,明星高中的學生都很聰明,其實學生們都很清楚自己的權益受損時,該透過何種法治程序去爭取,學生們也不會避諱承認,直接具名檢舉老師教學上的問題。」

A老師對影片中的中一中學生,能把民主落實在校園感到欣慰,但她也說道:「中一中的學生選擇尋求外部的媒體力量,威權不只在老師,它也在體制,也在學生上。學生反擊的方式,也是另外一種威權的結果。」

台北市芳和實驗中學校長黃琬茹,50歲,事件爆發當天就注意到這支影片,身邊的教師朋友紛紛在社群上發表看法。黃琬茹和中一中影片中的呂姓教師一樣是師大音樂系出身,也喜歡南北管音樂,能理解身為音樂課教師,相對主流科目不被重視的情形。但她也認為:「不是現在的孩子變得難教,而是大人們有沒有跟著一起調整態度。」談及這個事件,黃琬茹自信地表示:「我們學校不太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

台北市芳和實驗中學校長黃琬茹。圖片提供/黃琬茹

校務會議或教育現場無法正式討論,因為「聽不到真心話」

看完影片她也進行反思:「這個事件是教育現場很好的借鏡,看到以後我就先在心中沙盤推演好幾次,萬一是我們學校發生類似事件該如何應變處理。」她認為最重要的就是衝突發生以後,師生的關係撕裂後要如何修復。她也坦言:「中一中的音樂課衝突事件,無法在校務會議或教育現場上,正經八百的談,只能私下和老師們用閒聊的方式去聊。」

身為一個學校的最高行政主管,黃琬茹深知這個事件是個活教材,對老師、對學生都是。身為學校的校長,要如何把這份教材發給學校的老師呢?黃琬茹曾經在課餘飯後,跟老師們非正式地閒聊。她說:「每個老師透過這個事件看到的觀點各不相同,比起正經八百的在校務會議上討論,我希望透過私下閒聊的方式,用後設的角度來了解,校內不同老師從這次的事件中看到什麼,聽到老師們真正的真心話。」

黃婉茹也說,另一個不能把這次的教育事件,正式提出來討論的原因,是擔心自己沒辦法十足的控制,如果把這個事件拿出來公開討論,恐怕又引發另外一場校園威權的爭議。她說:「比如說,老師們就可能會預測,校長你是站在哪一邊的嗎?我最後沒有付諸行動,是因為我沒有把握,可以掌握的很好。」

資深老師,真的無法跟108課綱孩子好好相處?

你是站在哪一邊?是校園裡的老師在裡討論中一中事件時,最難表態的一環。不選學生那一邊靠的人,可能就變成「老老師」。而什麼又叫做「資深老師」?大家看法都不同。在明星高中任教的A老師認為,有沒有考過三民主義(註2)是個分野。本身是威權教育養成的老師,在遇到108課綱的學生時,相對地會有適應上的困難。

芳和實驗中學老師何欣憓說道:「我在108新課綱的課程改革,擔任領域召集人時,觀察其他學校50歲以上的某部分教師,教學態度上的確是相對較保守。他們對於新課綱的改變不太能理解,老師們除傳遞知識外,為什麼需要如此大費周章。」

依教育部統計,目前台灣高級中等教育以下各級學校專任教師年齡以30至49歲居多,占比為7成。50歲以上的老師,真的無法和108課綱的孩子好好相處嗎?其實也不一定。

芳和實驗中學校長黃琬茹,在升高中求學時正好遇上台灣解嚴,原本教科書上寫的內容,瞬間一夕之間被翻盤,讓她十分困惑,過去深信不疑的課綱和教條,在高中後出現改變,身邊開始出現不一樣的言論,但當時正處於升學主義填鴨式教育下的她,並沒有深入多想。直到後來高中時經歷六四天安門事件,參加社運聲援示威,隨著解嚴,才感受到整體台灣社會氛圍逐漸變得開放。直到1994年4月10日台灣發起大遊行活動,成立四一O教改聯盟,開始推動教育改革,此時的她,正好從台灣師範大學畢業,準備從學生身份轉換成教師身份,她的人生成長經歷,正是順著台灣威權時代到民主化時代的脈動一路走來,從過去的「三民主義」演變到現在的「公民與社會」。如今教育改革已24年,她正在為台灣的實驗教育奮鬥。

老師遇到問題該問誰?老師會去諮商輔導求助嗎?

從「中一中音樂課」影片,去脈絡化的情況下,我們很難還原完整事件始末。芳和實驗中學老師何欣憓看完影片後,重新反思自己和學生溝通的狀況。她說道:「這件事反映出當台灣教師在教育現場中遇到問題時,是否能獲得足夠的協助,讓他們順應這些變化?雖然教育部也有在各校級設立諮商輔導老師,提供老師們諮詢,但真正會使用這個方式的老師又有多少人?即便評估後有教師不適任,我們是否有提供合適的退場機制?」

提及台灣教育現場不適任的教師的議題,A老師指出:「《教師法》中明列,只要教師做出哪些行為,就有機會被判定為不適任教師。但法律並沒有辦法明文規定,老師們該做些什麼,才能是位合適的好老師。這些問題在這個事件爆發後,才從老師們內部討論的圈子內,慢慢浮現到社會大眾的眼前。」

不過,老師們遇到問題,真的會去諮商輔導求助嗎?A老師說:「大部分明星高中的老師都是菁英,他們從小一路也都是菁英學校上來的,可能不會認為自己有這樣的需求。」

現在的學生,可怕到了極點?學權成為另一種威權?

回到「中一中音樂課衝突事件」來看,當校內的師生衝突問題,借助手機自媒體和媒體外部力量介入後,高喊學權是否會成為另一種新生的威權?當學生隨時隨地都可以拿出手機拍攝,教師們也或多或少,心中感到不安。「現在的學生可怕到了極點?」面對這群數位原民的15歲學生,明星高中的A老師說:「我看完影片很擔憂,害怕自己未來遇上這類型的學生,會不知道怎麼相處。」

或許新世代的校園威權,會以更多不同的形式出現在我們身邊,重新平衡老師和學生之間的權力關係。面對這個新世代的學權,黃婉茹校長說道:「或許有些老師會害怕學生使用手機,但只要事先和學生溝通好,在彼此同意和尊重的條件下,就不用太擔心。」

「老師也是人」:需要教師間由下而上支持的力量,用新思維面對孩子

隨著九年一貫教育實施,以及新108課綱發布,都在不斷地提醒老師們與時俱進,不能以舊時代的威權思維來教育孩子,必須調整自己用開放的態度和教學方式和學生相處,遇到衝突時,應該用和善的態度和孩子講道理,不應該用威權來施壓。

黃琬茹認為「老師也是人」,需同時面對教育現場學生的變動性,職場上同儕的壓力,以及來自家長的要求。她也表示:「不是所有的老師,都能和自己的同儕處得很好。但芳和實驗中學校內營造許多老師們可以共同對話的時間,利用這個時間來關注老師本身,讓彼此成為支持的力量,讓勇於創新和嘗試的老師,不要被孤立,而是被支持的。」

何欣憓則說:「我在參與北區教師共備研習時,也認識不少年紀較長的教師,勇於學習和嘗試。當教師的同儕之間形成正向的教學氛圍時,由下而上的提高老師們的自主性,就能改變教師間的文化。」雖然受什麼樣的教育,會影響我們成為什麼樣的大人,但成為大人以後,不應受限年紀,還是有能繼續挑戰和改變的機會。

註1:台中一中音樂課發生師生衝突事件:呂姓音樂老師不滿學生的報告未依要求,使用梗圖及超出課本範圍,如南北管、牽亡魂等,有反對見解而斥責學生。過程被課堂學生錄影後,上傳到網路平台,影片觀看數至今已破百萬點閱,引發社會熱議。

註2:2006年,教育部在95課綱中,將三民主義、公民與現代社會,三科合併為公民與社會。

【延伸推薦】
映後論壇|《公視主題之夜SHOW:為了秩序為你好?》
節目|《青春發言人:學生可以告學校嗎?》

出刊日期:2022.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