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成為做錯事時,可以好好道歉的大人。」一堂社會實驗課給國中生與老師的啟示。

你身邊有哪些威權存在著?當老師做錯事,他會道歉嗎?芳和實驗中學的師生參加一場社會實驗課,師生間的權力關係如何拉扯?

圖/主題之夜SHOW

2021年底,《公視主題之夜SHOW》前往台北市芳和實驗中學,拜訪八位在108課綱下成長的小孩們,我們與芳和實驗中學的黃琬茹校長,以及何欣憓老師合作,共同設計一堂課外社會實驗課《老師!不用擔心,我可以管好我自己》,藉此了解2007年以後出生的孩子如何了解威權?如何與威權互動?又如何實現學生自治?為了實踐這堂實驗課,採訪團隊先架設了攝影機,紀錄學生是如何和老師互動,面對不同威權的象徵,他們又會怎麼決定推派代表去參加公視在淡水雲門劇場舉辦的論壇活動。

面對攝影機的實驗課:要做和平常學校裡不一樣的事情

張愷軒、周恩寧、蕭熠晴、周家妮、邱筑瑜、張中慧、顧又嘉、王薏惟,這八位同學雖然來自不同班級,但因為有同年級間的共同課程,他們對彼此一點也不生疏。這群同學開朗活潑又外向,還沒正式開始拍攝前,周恩寧就偷偷一直對鏡頭比讚,面對攝影機卻一點也不怯場。進到教室後,顧又嘉發現桌椅的位置和平時擺放的不一樣後,不禁說出:「哇!今天的座位不一樣」,馬上就意識到氛圍不同,這次要做的是和平常學校裡不一樣的事情。

座位的配置方式,讓同學意識到與上課氛圍不同。(圖/主題之夜SHOW)

實驗設計的第一部分邀請這群同學先一起觀賞匈牙利電影《無聲合唱團》和南韓的《誠實的孩子不說謊》,看電影來思考「當老師做錯的話,能道歉嗎?」。接著第二部分,我們設計一個先決條件,當要在團體中從八位選出四位,來代表學校參加節目錄影時,同學們會如何決定?也考驗當老師面對師生間的權力關係平衡拉扯,以及面對團體秩序或榮譽時,老師會介入到哪種程度?

《無聲合唱團》故事源自真實事件,描述轉學生發現學校合唱團常拿大獎的背後醜陋秘密。
《誠實的孩子不說謊》描述一位平時愛搗蛋的學生,被老師誤認為是塗鴉的犯人,影射教育制度與社會的弊病。

同學意見分歧怎麼辦?老師介入引導,這是一種威權嗎?

開始討論沒多久,我們發現王薏惟是屬於團體中的意見統整者,她是唯一帶了紙筆的同學,自願擔任會議紀錄,和當第一個發表意見的孩子;周恩寧則是主動提出了每個班級中2選1來推派代表。最後8位同學們積極地發表意見,卻因為意見分歧,遲遲無法決定,在時間限制的壓力下,何欣憓老師介入引導同學後,終於有了共識。這群同學輪流上台介紹自己的特質,最後決定以民主投票的方式,選出最終的人選。

芳和實中同學王薏惟。(圖/主題之夜SHOW)

對公共事務開始「有感」,留意身邊有哪些威權存在?

活動結束後過了約半年,我們再次訪問何欣憓老師,同學們經歷過這次的拍攝的心得感想。顧又嘉說:「面對大舞台,還是有點緊張,講話會有點吃螺絲,對於沒有把想講的話講出來有點懊惱。」同時我們也調查同學們,經過這堂威權課外實驗課後,有什麼樣的轉變?根據何欣憓老師的觀察,8位同學們會開始留意,自己身邊有哪些威權存在。從學校是否該穿制服的議題,到「面對疫情時代下,台灣的政策是不是也有威權的存在?」等等公共事務開始提出質疑。

芳和實中老師何欣憓(中)。圖/主題之夜SHOW

但這次的威權課外實驗課拍攝影響的不只是學生們,何欣憓老師後來也開始反思自己,到底是不是一位威權的老師?回應學生能不能管好自己的議題,她說:「自由是建立在自律之下,如果學生能夠自律,就能給予自由,老師也不需擔心,讓學生自己管好自己。但當學生已經干擾到他人的權益時,老師就必須出面介入管教。不過這其中也牽涉到比例原則,當過多或過少的干涉時,就會造成損害。」

從本次的拍攝我們觀察芳和實驗中學的師生關係,相對較為平等,何欣憓老師表示:「我不太在意同學們,是用什麼名字去叫我,我想用亦師亦友的教學態度去面對這群孩子,陪伴他們成長。」透過這種方式來時時刻刻反思自己的態度和影響,成為做錯事時,可以好好道歉的大人。

【延伸推薦】
短片紀錄|公視主題之夜SHOW《老師!不用擔心,我可以管好我自己》
映後論壇|公視主題之夜SHOW《為了秩序為你好?》

出刊日期:2022.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