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美遠距離婚姻,視訊時只看得見老公額頭,但還是心安了|婚姻好難

台美遠距離婚姻,視訊時只看得見老公額頭,但還是心安了|婚姻好難

聽到我與老公遠距離婚姻,老公的朋友紛紛擠眉弄眼地送上祝福恭喜他重獲自由,但是我卻總是會得到嚴正的警告,要是不看好老公,肯定會跟人跑了。 示意照片,非當事人。 為了工作,我必須自己帶著兩個孩子到美國休士頓工作,老公則是在台灣繼續著他的事業。 滿滿的不確定感,讓我花了兩千塊去算命。算命老師對我說:「妳應該思考的是家庭與婚姻的議題,工作真的對妳有這麼重要嗎?」他還想要繼續說,但我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這些會增加我自我懷疑與內疚感的言論。 為了工作離鄉背井,不應該是太太做的事...

分手快樂也是一種美麗童話?當「兩個爸爸」離婚之後

當同志婚姻在台灣合法後,婚姻的浪漫想像終於成了同志可以追求的現實。或許透過離婚故事的思考,大家可以更坦然面對生命中各種的可能。 陳子良(左)與家人。圖/陳子良提供 由於我多年來在台灣公開分享了我的同志生命故事(註1),包括了出櫃、伴侶生活和養育孩子的經驗,也在2021年5月經由遠流出版社出了《兩個爸爸》一書,因此,當我決定在2021年底獨自一人搬回台灣後,就覺得有這個「社會責任」將我和前夫分手的故事,適當地分享出來。 結婚不是終點,反而是人生各種可能性的新起點...

「老公,你可以去找別人做愛啊。」同志婚姻的開放式關係是另一處深櫃

婚姻中的開放式關係經常被社會視為一種異常,很多人會覺得它既違背了兩人的承諾,更不遵守屬於性的忠貞,即便是觀念相對開放多元的同志圈中,也多半不看好。然而,開放式關係真的會抹煞兩個人之間的愛嗎?一個已婚男同志的故事是這麼說的。 示意照片 「老公,你可以去找別人做愛啊。」 交往邁入第三年,我男友突然這樣對我說,因為這兩年來我們幾乎沒有做愛。我跟他是在同志交友軟體上認識的,兩個人在一起6年半,進入開放關係是第3年的時候,而這是我們共同討論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