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陳雪:我的婚姻生活,有時爭吵,有時靜好。相愛的戀人都是這樣的。

同婚伴侶的一紙結婚證書,得來不易。陳雪與早餐人的婚姻生活平靜幸福,但也偶有擦槍走火,兩個相愛的人,突然就提高分貝,爭吵了起來……。

陳雪與早餐人。圖片提供/陳雪

結婚之後,終於不必一直上街爭取同婚法案通過,合法化的過程是那麼漫長,一紙結婚證書,得來不易。

我們的婚姻生活是那麼平靜,以為歲月靜好,快樂會持續到永遠,但忽然間,一個擦槍走火,兩個相愛的人,突然就你一言我一語,提高分貝,爭吵了起來。

大概都是些生活上的小事,比如我總是把儲藏室堆得滿滿一箱又一箱東西,比如我會金蟬脫殼,把衛生紙一包一包用完,只剩下大的塑膠袋子遺落在地上,比如,每年到了暑假,阿早放長假時,他就會臉色沉重地開始整理儲藏室,抱怨地說:「為什麼儲藏室又堆得滿滿都是東西?」平時那樣被抱怨,我也摸摸鼻子自知自己不善理家,挨罵也是正常的,但偶有我心情不佳,或自我感覺不好時,也會忍不住回嘴,「儲藏室不就是用來儲藏東西的嗎?當然會越堆越高。」就跟阿早辯論起來。

引發爭吵的,都是些生活上彼此意見不同、使用方式不同而引起的爭執,本來不會成為爭執,但讓人爭執的,一定是些話語中帶有的情緒,「為什麼你那麼兇?」「我有我自己做事的方式。」「我就是忘記了啊。」

如果有一方懂得適當地退讓,或者稍微安靜一下,讓衝突不要繼續升高,就不會演變成爭吵了。但人啊,即使是相愛的,也會有猶疑不安,或者需要證明什麼的時候,繼續你一言我一語,繼續讓分貝拉高,甚至翻舊帳,把不相干的往事,甚至是上次沒吵完的話題,又扯進來吵,這下就會鬧得不可開交了。

我自己有情緒的時候,常會覺得像是在做惡夢,掉入一種思維裡出不來,可是我好強,又愛面子,明明是那麼親近的人,自己的優缺點對方早就一清二楚,可是一但被掀開,還是覺得好難堪,我無法改變事實,就只能改變說詞,發揮自己的口才,把黑的說成白的,越扯越遠,明知道某些話題會讓阿早生氣,還偏偏就往那兒奔去了,事後自己回想,根本就是想吵架,想惹她生氣而已。

每次爭吵的時候,我就會在心裡哀嘆,阿早什麼都好,就是脾氣不好,她生起氣來,就像發怒的獅子,可是我喜歡溫柔的人啊,她為什麼不溫柔一點呢?我越是這樣想,心裡就越生氣,我越是生氣,就越會把阿早惹毛,那時我的納悶就比天高了,心想,我們是不是不適合呢?我是不是應該找一個更溫柔的人呢?

那些都是幻覺。都是因為情緒,因為心虛,因為不知反省而造成的錯覺。因為以為如果是對方錯,那麼自己一定就對。但事實經常是與幻覺相反的,我們時常是因為對方說出實話而不開心,經常是因為被看到了弱點而想辯解。

通常是吵到一個地步的時候,我會突然清醒過來,腦袋一轉,想到,這種事我們已經吵多少次了,阿早沒有在罵我啊,她是在陳述一件事實,「儲藏室被堆滿了,每次她都要整理,讓她很焦慮。」這時候我只要接受這個事實就好,因為弄亂的是我,整理的人都是她,難怪她會生氣,難怪她不開心,我應該老實道歉,對不起,下次我會改進,或者,陪著笑臉說,「拜託你啦!辛苦了。」只要這樣說,就會沒事了。我為什麼要去想什麼,我需要溫柔的人這種蠢事呢,阿早都沒有去想,「哎呀我還是需要一個比較會整理家務的太太。」況且,阿早沒有不溫柔啊,明明就是我先說出不可愛的話了,她當然會生氣,生氣的時候,人很難溫柔啊。

那時候我就進房間反省一下,讓彼此冷靜冷靜,即使她已經不理我了,睡前,我還是會去跟她說,「對不起,我不該那樣說話。」

通常第二天早上她還會繼續生氣,不想講話,她去上班時,我就會傳訊息給她,多半都是些可愛的求饒貼圖。我傳一張兔兔道歉,阿早就傳一張熊大揍兔兔,我再傳一張兔兔表愛心,阿早又傳一張熊大親兔兔,就和好了。

「你看你多壞!害我氣得睡不著。」晚上睡前阿早說,我就趕緊說,「我幫你按摩吧。」

這時世界又平靜了,屋子裡安安靜靜的,只有貓咪在一旁睡覺,發出輕微的呼嚕聲。相愛的戀人都是這樣的,只要還有那份愛,偶而爭吵不要緊,要記得及時回頭,及早認錯,絕不要說出不可挽回的話,不管怎麼爭吵,都要記得,這些都是情緒,而情緒不是感情,不要錯認,不要餵養它,之後再一起回到愛情裡。

出刊日期: 2020.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