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真的不只是一張紙!信奇與阿古在跨國同婚後的小日子

當信奇的身份證配偶欄多了我的名字,生活也有了一點一滴的改變。我們登記成功後不久,我就闌尾炎住院開刀了,結婚的效力讓信奇可以為我處理一切,闌尾好像期待了這天很久,也讓我知道「婚姻」真的不只是一張紙。

阿古與信奇。圖片提供/阿古

編按:信奇與阿古是台灣史上首對台灣、澳門跨國同性配偶。兩人在2019年前往戶政事務所登記結婚時被拒絕,經過一年多的官司訴訟,直到2021年總算勝訴、完成登記結婚。但到目前,台灣僅有三對跨國同性婚姻爭取到勝訴判決,跨國同性伴侶的婚姻權還是受限制。

這陣子我一直聽中島美嘉的「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回想2016年是我們第一次提到結婚,到了2017年的釋憲以為可以結婚了,結果要等2年;好不容易到了2019年,才知道自己是不能結婚的那群人,到決定站出來爭取,然後面對四面八方的風風雨雨;任誰都想過放棄,想一了百了的放棄,明明結婚是希望得到幸福,但幸福遲遲未來敲門反而滿身傷痕累累。

婚姻效力不只是一張紙:闌尾炎住院開刀有感

但也像歌詞最後兩句「因為像你這樣的人活著,我也開始對這個世界有點期待。」支持著我的力量,就是我們彼此的存在,特別對我來說,信奇是讓我勇敢的存在。每當想到放棄時,有時會想到其他一樣處境的伙伴,但更多時候是想到信奇的笑臉,就會覺得努力的理由就在眼前,一想到對未來的希望,那個有彼此笑容幸福在彼此身邊活著的希望,每當想到這個畫面,雙手就像注入了力量,就有力氣多撐一段路,多走一段路,而不經不覺,就撐到了現在。

原本我以為我本身就是在婚姻當中,但當信奇的身份證後多了我的名字,原來生活也有了一點一滴的改變,就像我們登記成功之後不久,我就闌尾炎住院開刀了,結婚的效力讓信奇可以為我處理一切,闌尾好像期待了這天很久,也讓我知道「婚姻」真的不只是一張紙。

婚後重心放在家庭:我是「媳婦」還是「息夫」?

生活上其實沒有太多的變化,我們還是一起開店,然後我身上很多外務,跨國同婚的事尚未結束,我也不可能先走,世界同志遊行(WorldPride2025)我也是核心成員之一,婚姻最大的變化是信奇對我的外務越來越見怪不怪。我總是覺得,我們婚姻的順序是混亂的,混亂到不知道現在應該說是婚後多久,所以我們對婚姻的生活沒有一個很明顯的邊界,而在將來我們都有討論要找出這個婚姻的邊界,把我們二人的重心跟目標放更大的比重在「家庭」上。

這一年間,有很多應該只存在在婚姻的事情陸陸續續出現,例如他的表親會問他弟應該怎叫我,其實我也不知道,因為他弟都叫我名字,突然改叫「哥夫」或是「哥」也好像怪怪的;過年的時候,家裡的年夜飯這年換我掌廚,前一天晚上開始準備,早上一大早開始煮了十二菜一湯,大家幸福的圍爐,其實「媳婦」還是「息夫」也沒什麼不同,會煮的人不分男女,阿嬤多了個金孫也是開心;稱呼上,「我老公」這年叫得越來越順口,老公來老公去的也不見得有人搞混。我們都用細水長流比喻婚姻,大概就是這回事,很多細水般的改變,不是巨大的變化,但就是一點一滴,洗穿了原本的習慣跟生活。

繼續奮鬥!台灣還有四百多對跨國同性伴侶無法結婚

一年轉眼過去,讓我最遺憾的是當時是跨國同婚沒有因為我們的勝訴而告一段落,同婚也通過3年了,跨國同婚的台灣伙伴當了二等公民3年,都還在爭取,還在等待;對於還沒可以結婚的跨國伙伴,我說不出什麼鼓勵的話,因為我身為其中一員,再多的鼓勵都聽過,要不顯得無力、要不讓人洩氣;而我會跟跨國的伙伴一起努力下去,不管是在跨國同婚的爭取上,還是為同志權益的奮鬥,我都還是跟大家在一起;就以跨國為例,我其實還有一起婚姻生效日的訴訟進行中,這關乎的也是跨國婚姻的權益。而世界同志遊行一定也是一個讓眾多同志權益未盡之事,例如跨國同婚、收養領養、人工生殖等議題有一個發聲的機會,也更能讓國際及社會更了解尚未解決的同志權益問題。

最後,我想喃喃自語感謝自己這幾年沒有放棄的努力,把不可能變成了可能,無論是我們的婚姻、創業還是同志遊行,幸好沒有放棄,成功不是因為我有過人之處,只是因為不放棄,堅持得比較久跟比較固執。

【延伸閱讀】
紀錄片|《以人為名-祁家威30年同運之路》

出刊日期:2022.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