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多冤案也無法撼動司法體制?鄭性澤:「寧可誤判、不可錯放」的錯誤執法態度,令蒙冤者付出慘痛代價

在還沒被平反之前,蒙冤者永遠都是罪人。有些案件新聞媒體一直報,但是在這之前,蒙冤者經歷過多少折磨?拍后豐大橋冤案的《彼岸》就是紀錄無辜者遭遇這些過程的感受。

王淇政。圖/《彼岸》

編按:《觀點同不同》邀請鄭性澤從自身經歷冤錯案的過程出發,分享對后豐大橋案紀錄片《彼岸》的觀後感。

法官、檢察官都是人,但很多人把自己當成神。

他認為你會成為被告,絕對「一定程度涉嫌」,這種「寧願誤判、不可錯放」的錯誤心態,跟刑事訴訟應有的無罪推定原則背道而馳,很容易造成「先射箭、再畫靶」的結果。我覺得這樣想的人都是「異人」,想法與觀念真的異於常人。

有多少無辜者 因為冤案付出慘痛代價?

我因為「十三姨KTV殺警案」(註1)冤錯案坐牢近十五年,法官不採信現場證人的說詞,僅憑刑求得來的自白就判我死刑,歷經五千多個在死牢的日子,才平反還我清白。有多少無辜者因為司法體制的錯誤付出嚴重的人生代價?《彼岸》紀錄的后豐大橋冤案的被告王淇政與洪世緯,也是活生生的例子。

在后豐大橋案(註2)中,檢察官起初認為證據不足,不起訴王淇政與洪世緯,過了13個月後,卻因為證人翻供、改起訴兩人殺人罪,後被判處15年、12年6月的有期徒刑。這個案子花了五年聲請再審、法院共計駁回11次,後來最高法院自為裁定准予再審,創下台灣司法首例,2019年年底宣判兩人無罪、檢察官不服再上訴,目前還在更審中。

「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希望法官能幫我主持公道,還我一個清白,不要讓我家人再受到指指點點。我敢用良心來說,只要我有做,我敢用性命來賠。今天所害的不是一個家庭,是三個家庭。我沒做的事情,這個罪名我背不起。」

—后豐大橋案被告 王淇政,摘自紀錄片《彼岸》。

「媽媽的遺願是說,她相信我沒有做這件事,既然有那麼多律師在幫忙我們了,遲早有一天會遇到好法官,她要我繼續打官司,打到遇到好法官、還我們清白的那一天。」

—后豐大橋案被告 洪世緯,摘自紀錄片《彼岸》。

洪世緯。圖/《彼岸》

我看完《彼岸》之後,有一個很深刻的感觸,這部片不是要呈現對司法體制不公的怨恨,而是要呈現無辜當事人,遭遇到這些事情的情感表現,好無奈,但是不得不接受。片子裡面他們兩位並沒有多說什麼,但我看得出來他們有很多想要表達的感情,只是有苦說不出。

片子裡面,有一段是洪世緯假釋出獄後接受訪談,講到無法陪著母親走人生最後一程,他在鏡頭前痛哭流涕,對家人的掛心與煎熬、人生的遺憾與錯失,都不可能回來了。我看了很難受,那些眼淚都是真實的感情,他的內心一定有很多遺憾。

歷經二十三次聲請提起非常上訴都被駁回 「你為什麼不死心?」

后豐大橋案再審時,我有去旁聽。有一次開庭後,檢察官對著旁聽人與律師團說:「你們這些『洗冤狂熱分子』!」沒有被冤枉的人,實在無法真正的體會那種心中的苦。在牢裡面,真的唯有家人的支持跟人權團體的幫忙,是支撐活下去的動力。

每一個蒙冤者都會希望有人可以幫他改變,我認為被冤者先要自己發出聲音,人家才知道你冤枉。
以我自己的案子,歷經二十三次聲請提起非常上訴都被駁回。司法體系認為,你已經二十幾次被駁回,你為什麼還不死心?他卻沒有反向思考,為什麼我要寫這麼多次?是不是真的有問題?在位者、有決定權的人,為什麼不主動一點、不敏感一點,不「一般人想法」一點?像我跟后豐案,這些沒有力量沒有權力的無辜者,包括家屬們,明明知道體系有很多問題,卻不可能改變、無力撼動司法。

我們運氣不好碰到這種事,但是司法不能靠運氣!

明明沒有做的事情,在還沒被平反之前,永遠都是罪人。剛好有的案件是大眾矚目、新聞媒體一直報導。但是在媒體報導之前,蒙冤者已經經歷過多少折磨困難?我們運氣不好碰到這種事,但是司法不能靠運氣!

拍《彼岸》的施佑倫導演有一次問我,他拍別的冤案當事人,大家都愁眉苦臉,為什麼我笑咪咪?我說不然要哭嗎?我鬱卒那麼久,不自己放鬆想開不行。經歷了這些事情,我的人生觀改變,未來我還要為蒙冤這件事情一直停在這裡嗎?面對這個大石頭,我選擇把它搬走,也可以繞道往前看,生活是自己經營得來的,一切隨順因緣。

口述:鄭性澤
文字整理:陳珊珊

註1:「十三姨KTV殺警案」發生在2002年1月,鄭性澤與羅武雄友人在包廂飲酒,羅武雄與店家發生衝突、開槍滋事。蘇姓員警到場後發生槍戰,造成蘇姓員警與羅武雄兩人死亡。警察在鄭性澤身上查出槍枝,後鄭性澤被判處死刑。本案疑點包括:擊發的槍枝上並沒有鄭性澤的指紋,鄭性澤當時身上的槍枝也沒有擊火反應,鄭性澤小腿也被流彈波及,能否拖著腳跨過三個人去擊殺蘇姓員警?等等。鄭性澤原已自白,但在審判時翻供,表示自白是因為警察對他刑求。

註2:「后豐大橋案」發生在2002年12月,台中陳姓女教師與男友王淇政相約在后豐大橋談判,後來女子墜落身亡,其男友王淇政與友人洪世緯原不起訴,但兩年後因橋下證人翻供說看見兩人抬一女子丟落橋下,而被控殺人。王淇政表示事發當時,他要進入駕駛座同時、聽到碰一聲,發現女友已經掉落橋下;洪世緯則表示他僅載王淇政到現場、因為覺得自己不便在場、先去加油站為車胎打氣,回到現場後才發現出事,趕緊去救人。

出刊日期:2021.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