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上海的「瘋」控日記(下): 除了疫情,連人民的聲音也「動態清零」

上海封控期間,各種謠言和非人道影片頻傳,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上海人怎麼看待這段時間政府的作為?以下是在上海的台灣人最真實的經歷。

上海封控期間,每個人都居家,但比平時還要忙碌,因為不只要忙生計還要大量消化四面八方的消息,才能跟上社會的腳步。我將這些消息分為五大類:「疫情類」「管理措施類」「物資類」「闢謠類」及「娛樂類」。

疫情類訊息:「羊」性確診者非人道消息頻傳

除了政府每天公佈的新增確診人數及無症狀人數,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小區每天是否有「羊(註1)」,這些「羊」分別是哪戶人家,成員有誰?去了方艙(註2)嗎?不但引發病人資訊是否公開、公開到什麼程度,甚至開始比較社區間的資訊透明程度,為什麼旁邊社區有統計日報,為什麼我們一問三不知?

另一個值得重視的就是上海市政府對待陽性人員方式。從封控以來,網路不斷流出政府對待陽性人員的非人道行為,例如硬把家長與嬰兒分隔、讓患有重度疾病、高齡者、殘疾人士待在無相關設施的方艙,亦或有人以防疫政策為由,造成病患延誤就醫,甚至死亡, 在通知患者及運送更是漏洞百出。有錄音指出,由政府主導的健康雲平臺上顯示核酸結果為陰性,但疾控局卻用電話通知是陽性;在轉移陽性患者的時候,方艙沒有收到名單而拒收,導致當批陽性患者深夜在大街上無處可去,更別提快速建起的方艙,總有一堆視頻拍到一下雨,方艙屋頂大漏水,風一大,浴室被吹跑,有人光著身體趴在原地,然後廁所環境髒亂,苦不堪言。但卻也有許多影片拍出方艙伙食好到一堆廚餘,大家在裡面跳廣場舞、打羽球、跑半馬,與在家裡封控的市民相比,「陰陽相隔」的生活果然完全不一樣。然而這些影片、這些文字記錄,總是跟官方發佈的背道而馳。

管理措施類訊息:建議居民少吃少排泄?

政府、居委會頒布的封控舉措,從核酸、抗原檢測頻率、到檢測出陽性的小區是否重返封控7天輪迴,時時刻刻都牽動市民的心情。居委會下發的生活管理、網傳的封控舉措,更是五花八門、奇招盡出,例如網傳有社區因為封控期間無法清理垃圾、糞池也快滿了,於是倡導大家「簡約生活」,被解讀為「倡議居民少吃少排洩」,還有網傳有些社區要居民在家裡的排水管投放消毒液或消毒片,進行消毒,導致水管腐蝕、狂漏水不說,有居民已出現被嗆到咳嗽現象。還有許多影片看到施工人員直接在部分區域間的馬路築起鐵欄,一刀切割區域通道,最近則直接在公寓大樓搭建柵欄,圍住大門,引發火災公安的輿論反抗聲浪。

物資類訊息:各公司的救難物資禮包比拚大賽

從前面說到的交換團購情報,到中期比拼公司的大禮包都成為社群平台比拼的題材,有的公司發了10斤蔬菜7斤肉、有的發水果泡麵跟零食,都笑稱以後找工作要把抗疫禮包也列入選公司的範圍。政府大禮包則是牽動居民更複雜的心情。封控第二週左右,各區相繼發放政府大禮包,有的區域分別發了牛排、雞翅、餛飩,有的發了青菜跟中藥,有的甚至只有一點根莖類,發放的頻率也是大家質問居委會的重要標準,明明是同個區域,但這條街道就是三天兩頭發一次,但自己的社區就是久等不來。

但到4月底,畫風突變,許多區域確實頻發禮包,但裡面有的發霉、有的吃完集體拉肚子,還有的發放物資中,被查出是違規企業;沒拿到禮包的社區,發現自己小區的人在別的社區突然大量賣物資?仔細看上面保麗龍盒還有救難標記被撕毀殘留的字樣!

闢謠類訊息:我闢謠你的闢謠!

另外,各種消息漫天飛舞,官方再出來闢謠。自3月中上旬,上海疫情已有火苗,網傳消息不斷,例如3月中旬網傳上海嘉定、閔行區建造方艙醫院,官方闢謠,4月初報導3月20日接獲通知,3天之後建造成功,正式啟用。3月底網傳上海即將封城7天,遭官方闢謠,隨後的發展不再贅述,封控中期,出現連團購都要停止,官方闢謠。4月初傳出有人網售、代辦通行證,隨後官方闢謠,指出對方只是炫耀,並沒有能力倒賣,但4月中旬則發佈有人偽造通行證。除了官方闢謠,還有官方「互相闢謠」。

事件起因於網傳上海有地方政府浪費了遼寧援助物資,該政府單位闢謠,解釋是因為生鮮物資經過長時間運輸,有菜葉腐爛,工作人員是清理腐爛菜葉,但遼寧媒體公佈整批物資運輸的影片,全程冷鏈運送、運送時間只有1天多,每4至6小時還抽檢物資,確保物資完好無損。這一來一往,市民看的是眼花繚亂,直呼魔幻操作。

除了這些闢謠以及反闢謠,還有各種記錄上海封控期間人民的聲音、發生的故事,但轉發一則便下架一則,都被網友戲稱,果然體現出上海強調的「動態清零」的精神:「當轉則轉,發生一起撲滅一起」。

娛樂類訊息:「劉畊宏女孩」意外大流行

我在疫情期間能夠調劑心情的良方,種類橫跨千千萬,包括發現彭于晏也在上海煎同款帶魚,每天定時收看劉畊宏直播健身操,成為「劉畊宏女孩」。剛開始實行集體做核酸時,看網路上搜集上海人各種精緻打扮,彷彿舉辦核酸時尚秀,就連掛在門外拿來裝抗原試劑的袋子,都是LV、愛馬仕。看過如此時尚奢華的封控生活,轉眼間又因為蔥薑蒜難以取得,每個人都是都市農夫,在家種蔥種大蒜,一夜之間,「別人種的vs 自己種的」「你以為的種蔥 vs 實際上的種蔥」這類文章塞爆微信群。因為封控,無法聚會,朋友開始線上麻將、線上K歌房、線上桌遊、線上喝酒、線上過生日,我甚至都能參與隔壁社區的線上演唱會。

各戶人家開始種蔥,此為微信群分享圖片。

後記:好似上海封控很負面,但也因封控,2年從不認識的鄰居,變成了最常聯絡的網友,我買的醬油被打破了,至少有3個鄰居要給我醬油。更別說照護老人,社區志工首先調查確認僅老人住戶,確保每次團購他們都有跟上,一個阿姨跟到隔壁小區的團購,10個鄰居一直在微信群上提醒她要退款。社區物業跟保安因為封控,回不了家,住戶集體捐贈棉被、電毯、物資及款項,為的僅是表達對他們的感謝。

現在4月底,我被封控28天,度過4個週末、1個連假,如果問我在上海封控的生活到底是什麼,我只能說,真的很魔幻。我不能再寫了,我已經錯過團購跟282封訊息了,願好人一生平安。

本文上篇:魔都上海的「瘋」控日記(上): 從一菜難求到冰箱爆滿的九十顆雞蛋

註1: 以「羊」「喜羊羊」等諧音,表示核酸或是抗原結果檢測結果為陽性的人。
註2:封控期間,上海市核酸檢測結果陽性的人會被強制運行至大型收治場所。

【延伸閱讀】

紀錄片|《一個中國,多種面貌

出刊日期:2022.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