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龍K之亂中,我想到那個曾經無意識、間接地霸凌別人的自己

高中時我跟直男同學會在班上大肆談論其他女同學的生理器官,我們特別喜歡去激怒那些平常也愛開別人玩笑、性格兇悍的女同學,他們生氣時,我們會回「那你自己也很喜歡開別人玩笑啊,現在講一下就不行喔?」

編按:喜劇演員龍龍控訴同業老K網路霸凌等新聞,引發各界熱烈討論。《觀點同不同》邀請關注此事的網友分享看法。

大概在國中的時候,我曾經就有過無意識、或間接地霸凌過別人的經驗,而自己當時是完全不知情的。國中時,我在班上算是人緣非常好的,若以現在大學『系核心』來比喻,我應該算是班上男生裡的主要代表;在國中的時候我常協同其他較高大的同學們,一起聯合去欺負較弱小的男同學,盡是玩一些無趣的肢體霸凌遊戲,當時大家就是覺得好玩;而被欺負的弱小同學可能礙於在班上會受到排擠效應,所以每當結束遊戲時,他也只能笑笑地告訴我們這些行為會讓他不舒服,而我們的回覆多半都是:好啦大家都是同學,只是好玩、開個玩笑嘛!
高中這個階段,是很多女性的生理器官發生快速變化的時候,班上自以為是「直男」的男同學們(包括我)也會在班上大肆談論其他女同學們的生理器官,我們特別喜歡去激怒那些平常也愛開別人玩笑、性格兇悍的女同學,最後真的讓他生氣的時候,我們就會出來打圓場說:那你自己也很喜歡開別人玩笑啊,現在講一下就不行喔?
大學時期是我自己價值觀的重要轉捩點,唸了一所傳播學校、接觸到各種理念、思想、不同個性間的人互相討論、碰撞、勇於表達自己的訴求,才明白以前自己是多麼沒有同理心,且充斥著沙文主義的舊時代思想。
在近期龍龍與老K的事件爆出來後,各種流言滿天飛、各說各話、案外案的事情不斷地爆出來,我想消化理解的時間已遠遠不及網友的鍵盤敲打速度、媒體見獵心喜的醜聞更新率,導致時下多數的人皆是被帶風向、沒有想了解事情原由的動力,也有少數人認為這就是喜劇圈的因果輪迴:喜劇演員開了別人、族群的玩笑,就要有可以被別人開玩笑、揭開傷口的同等雅量。
前幾天我看了老K釋出的直播影片,我反覆觀看了幾遍後發現,裡頭有幾個重要的字詞不斷地從他的嘴巴裡講出,分別為:我自己認為、我覺得、我對藝術的堅持等等,雖然後續又發生一連串雞排妹與其經紀人、龍龍的相關事件,但我想把焦點放在老K說過的「藝術的堅持」這些話。
「藝術的堅持」這句話是最讓我覺得弔詭的事。幾個月以前,影視圈的朋友們才分享了自己在試鏡時遇到的性騷擾事件,其中有一個我印象深刻的事件是,那場試鏡是一對曖昧男女調情的情境,而女演員竟在男演員無事先告知、溝通可能會發生的戲劇動作情況下,就擅自親了女演員的臉頰,及揉了他的屁股。而事後女方去和男方告知剛剛的行為令自己不舒服時,得到的回答卻是:會有這些行為是因為剛剛的情緒到了,所以我必須得展現出來。很多時候,因為沒有經過他人允許的前提下,所做的行為讓他人感到不舒服的,就是一件不尊重他人的事,也無需把對藝術、表演的堅持當作擋箭牌,這些完全不能混為一談。
薩泰爾執行長博恩在與龍龍的通聯記錄中寫到:台灣的Insult Comedy才剛起步,前幾次可能規則不清楚、或是規則被打破,但希望所有人能夠不計前嫌,一起思考未來該怎麼改進。我自己從『火烤大會』時就開始關注台灣新型的喜劇表演型態,當今天發生這個事件,也許值得我們大家能回過頭來重新思考,在調侃他人、開別人玩笑時,是否能多一層同理心的考量;而當大部分人都有這樣的美德時,才能彰顯台灣言論自由的實際價值。
出刊日期: 2021.10.06
Yu
作者 │ Yu
熱愛生活與工作的男子。
女性主義是什麼,可以吃嗎?
從別人的故事中學習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