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是同志怎麼辦?心理師周慕姿:父母願意理解的愛,就是他們的保護罩。

「我女兒居然交了女朋友!如果帶她去諮商,能不能改變她的性向?」這個爸爸的氣急敗壞背後,其實是帶著對女兒的擔心,擔心社會不接納她......
一位長輩氣急敗壞地打電話給我,劈頭第一句話就問:「我女兒居然交了女朋友!如果帶她去諮商,能不能改變?」
我問:「您希望改變什麼呢?」
「當然是改變她的性向!而且她以前都是交男朋友,我覺得一定是現在風氣太開放,所以讓這些孩子都不分輕重,做那些違反道德倫理的事!」
聽到這個爸爸這樣說,我忍不住好奇:「怎麼說違反道德倫理?」
「兩個男男、女女,不是很奇怪、很噁心嗎?走在路上還牽手、親吻,有沒有替他們的爸爸媽媽想過?」長輩很生氣地說。
「或許您很習慣看到男女一起牽手、親吻,所以看到同性會覺得奇怪。不過,他們的戀愛,似乎並沒有妨礙到誰,不是嗎?」
「怎麼會沒有?他們就不能生小孩,台灣已經少子化了,而且社會就是很難接納啊!」長輩的聲音越來越高,聽得出來,他真的又生氣、又擔心。
「其實,很多異性戀結婚了,也沒有生小孩。而且,現在想生小孩,其實也有很多方法。不過聽起來,您最擔心的,是社會對同性交往的不友善,您擔心女兒會因此不被社會接納,甚至受傷,是嗎?」
這位爸爸的聲音慢慢沈寂下來。「人生已經這麼苦了,如果有選擇,為什麼要選一條這麼苦的路?又不是真的只喜歡女生,所以我才不懂……而且,我要怎麼跟左鄰右舍、親朋好友解釋?很像我教育有問題一樣……」
原來,這個爸爸的氣急敗壞背後,是帶著對女兒的擔心,擔心她的「特別」,會不被社會給接納。更擔心的是:女兒會選一條這麼不容易的路,是不是自己哪裡做得不好所造成的?
「這條路可能真的很不容易,不過,『會喜歡誰』這件事情,比我們想像的更難有選擇。只是,你很擔心她會很辛苦…….」
「想到她可能會因為這樣被人指指點點,我就覺得難過,她那麼好,為什麼要獨自承擔這些,幹嘛要那麼辛苦……」長輩聲音開始哽咽,字字都是捨不得。
我也跟著紅了眼眶。
「不過,如果她一個人,就是自己承擔所有的苦;你懂她的苦,她就不是一個人。」我回答他。
「如果我和她一起,至少這個苦,兩個人一起承擔,會好一點?」要掛上電話時,長輩對我說了這句話。
何止會好一點。父母的理解與接納,就像為孩子搭起一個可以遮風避雨的安全堡壘一樣,就算外面有再多不友善,孩子都會有更大的勇氣,面對一切,喜歡自己真正的樣子。
對於這個長輩來說,面對自己孩子的不一樣,或許衝擊了他一直以來認為的「正確」的價值觀,也覺得慌張:「是不是我的問題?是不是我哪裡沒做好?她這樣該怎麼辦?以後別人不接受她該怎麼辦?」
但他消化這個衝擊之後,了解自己最深層的擔心:不是在於自己不接納孩子,而是擔心別人不接納自己最寶貝的孩子,害怕她因此被攻擊、受傷,所以才氣急敗壞地,希望把孩子「導正到正確的道路上」。
但最後,讓他開始嘗試和孩子站在一起,一起分擔重擔,「讓她可以不要那麼苦」,也是來自於他對孩子的愛。於是,他願意放下自己的焦慮、恐懼與期待,試著去理解孩子的感受。
這份愛,極為重要。
因為,父母願意理解的愛,就是孩子的保護罩,幫助孩子愛著自己的獨一無二,建立自己的標準與價值,能夠更有勇氣面對世界、不被惡意傷害。
而,當一個人開始改變想法、願意試著彼此理解,這個社會,也會慢慢地改變。
這,正是父母能給孩子的最棒禮物與祝福。
出刊日期: 2020.05.19
周慕姿
作者 │ 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心曦心理諮商所負責人之一。《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作者,私底下也是民謠金屬樂團「Crescent Lament 恆月三途」的主唱。
下一代的教育不能等
從別人的故事中學習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