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邊塞車就派我去哪裡」:聯結車司機組工會,只想要有尊嚴的薪資

「你能想像一個聯結車司機,邊打瞌睡邊開車嗎?」一位貨運工會幹部分享,運轉手最大的悲哀是,為了提高薪水,把趟數抽成擺第一、根本無法顧及身心過勞。
(資料照片)
(資料照片)
與阿杰(化名)約在勞工活動中心,剛上完勞動教育課程的他準時出現,把三支手機放在桌邊。「一支家用、一支日班司機、一支夜班司機。」他說,當工會幹部以後,連半夜都會有人打電話來,這種分法的好處是,手機一響他就大概知道是什麼人打來。
當了17年的貨運公司聯結車司機,阿杰深知這行「封閉、取代性高」,多年前他在小型貨運公司服務,卻遇到雇主非法解僱,他求助於職業聯結車工會,工會人士熱心教他如何申請調解。「現在我算重新站起來了,也想要貢獻一點心力,工人相挺很重要!」
阿杰現在任職於某知名貨運公司,幾年前跟幾個志同道合的同事一起組織了工會,自認只是想爭取法律賦予的最基本權利,卻遇到資方處處刁難。「還沒加入工會前,我薪水一個月大概6萬,現在薪水少了一半以上,」因為駕駛員的薪資結構為本俸加獎金,大家都靠跑趟數的抽成在賺錢,公司對工會成員進行「合法的刁難」,「哪邊塞車就派我去哪邊」,有時候任務是根本沒得賺的「待命」。這些說不出口的委屈只能吞下去,他說既然走了工會這條路,「我要是躲起來,下一個倒楣的會是誰?我不想認輸。」
近期阿杰與工會成員大力主張的議題,是調整駕駛過低的「本俸」,本俸過低造成的現況是,駕駛員為了賺錢,把趟數抽成擺第一、無法顧及身心過勞與其他因素,「比起休息,大家更想賺錢,根本不在意過勞,」每天工作10小時是基本款,工作18小時也時有耳聞。
「你能想像一個聯結車司機,邊打瞌睡邊開車嗎?那有多可怕!」阿杰說,工會只是要求最基本的「尊嚴價」薪資,公司最新的回應是,可以增加本俸、但增加的金額,卻要從駕駛員的抽分倒扣回來,等於把錢從左邊口袋拿出來放到右邊口袋,根本沒有幫助。阿杰表示,公司只說半套、片面向員工傳達有意願增加本俸、加了一句「是工會在擋公司釋出的好意」。這種離間員工與工會信任感的方式,是標準的「勞勞相殘」,讓勞工與工會怒目相戰、資方只要隔岸觀火就好。
阿杰說,有一次公司經理在眾人面前酸他,為何要做工會這種「攪屎」的事情、把公司氣氛搞臭?大家只要乖乖遵守公司規定,「做多賺多」這樣不是很合理、很好嗎?他義憤填膺回了一句,「至少我還是那支攪屎棍,你們是缸裡的屎!」處在不友善的工作環境,阿杰跟工會夥伴咬牙苦撐,至少做的是自己認為重要的、正確的事。
兼顧工作、家庭、工會會務,「我每天腦細胞都快要爆炸」,阿杰還是擠出時間進修勞資議題與相關法律,「法律是保護懂法的人,這是我從事工會運動最大的心得。」他苦笑,每天留給自己的時間很少,而空閒時最想做的事情,他已經設為他的LINE ID:「想睡覺」。
出刊日期: 2021.04.26
陳珊珊
作者 │ 陳珊珊
公共電視新媒體部企劃
「物流人生」
從別人的故事中學習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