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第一份工作就是外送員:薪水跟生活,掌握在自己手上

「下雨天接單去百貨公司最辛苦,要脫雨衣、脫外送制服,」27歲的阿賢受訪時也一直盯著手機,他說等不到單的壓力最大。
晚上六點,大家下班的時間,阿賢也下班了,他坐上機車,開始跑外送兼差。攝影/劉芳語。
晚上六點,大家下班的時間,阿賢也下班了,他坐上機車,開始跑外送兼差。攝影/劉芳語。
那是一個下雨天,外送員最討厭的日子,身穿雨衣的阿賢剛送完餐,他騎到大馬路黃線等單,叮咚,下一個訂單是東區豪華百貨公司裡的麥當勞,「最辛苦的是去百貨公司,你進去裡面,雨衣要脫掉,外送制服不能穿,要換一套下來,外送箱也不能提進去。」
下雨天視線差,容易打滑,外送員的時間就是金錢。阿賢到了那間東區百貨公司,到處是紅線。「訂單最多的台北車站更難停」,他的機車車身龐大,像抓捕獵物,他看準一處也有外送機車的人行道,停車,迅速脫下雨衣,雨水打落在身上,他脫下外送制服,走入百貨公司大樓。
在百貨公司裡,他看起來就像一般顧客,但阿賢匆忙的腳步在磁磚地板上留下了未乾的雨水,露出了他是外送員的痕跡。車子還在人行道上,客人還在家中,盼帶一份百貨公司賣的麥當勞套餐,台北大雨下不停。

外送工作肉包鐵 時間金錢不一定成正比

晚上七點半,阿賢騎車來速食店訪談,他今天的正職業務工作去了台中,六點剛下班,騎車從家裡來。平日的這個時候,阿賢下班就開始兼職跑單,「平日晚上跑,假日一整天,一個禮拜兩、三千塊加減賺。」
阿賢身穿軍綠色風衣外套,疫情中戴著口罩訪談,訪談時他用手機看著事先給的訪綱低頭說話,一如平日送餐,他總是需要戴口罩接觸各式客人,然後在一方亮著的螢幕裡等單、接單。阿賢停在外頭的車身魁梧,他身型壯碩,說他跑單從沒遇過奧客,「我看起來比較兇,奧客遇到我比較不敢說什麼。」
阿賢今年27歲,他說大學畢業後等當兵,第一份工作就是外送員。他透過104網站到Foodpanda面試,退伍後Ubereats剛開始出現在台灣,他轉職到開出漂亮薪水的Ubereats,「剛開始一個月全職可以賺十幾、二十萬,沒有單也有基本費」,他至今跑外送五年,中間開過餐飲店,後來當業務,現在外送是下班後的兼差。
他說,一開始對外送的想像是騎機車輕鬆,「騎車晃一晃,不困難,但你是肉包鐵。外送員時間就是金錢嗎?後來發現時間金錢,不一定成正比。」他說同樣工時,五年後外送收入跟一開始差很多,現在全職做頂多四、五萬。

15分鐘要送一單 交通罰單是必繳「學費」

外送員無論全職兼職,停車要有自己一套心得,停車罰單是每位外送員必繳的「學費」;一小時跑四單才划算,平均15分鐘要送一個客人;下雨和塞車時最辛苦,送餐速度一定變慢。
他說第一年跑外送,有一次睡過頭,趕著騎車到外送公司打卡上班,在家門巷口被機車撞,他報了警,車壞掉修了兩個禮拜,「如果外送員遇到車禍,就是自己處理,然後回報給公司說自己不能上班。」
公司收到車禍訊息,但外送員依公司不同,不一定有勞保,車禍也就不一定有職災給付。這幾年台北路上外送員越來越多,外送員是外送公司的合作夥伴,然而他們各自都是獨自一人,「公司有團體保險,但我不知道內容是什麼,我自己另外保工會勞健保。」
外送工作風險多,為什麼還當外送員?阿賢的爸媽偶爾會唸,說這個工作危險,為何不找安全穩定的工作?

三個小時沒訂單 緊盯手機壓力山大

朋友說阿賢是個顧家的人,阿賢說他跑外送的時候,壓力最大是等不到單,曾經有天徘徊在外三個小時手機都沒有訂單,等不到單多久會感到壓力?「不都是剛送完餐接著沒有單,就會緊張。」訪問時阿賢一直看著手機。
阿賢現在的業務工作要跑北中南,六點下班後,他會看看心情,心情好跑外送,到晚上十二點下班,假日跑八個小時。問他生活不累嗎?「但自己可以掌握。」
在阿賢的世代,年輕人買不起台北樓房,當外送員做多少賺多少,生活至少還掌握在自己手上。
阿賢說,等不到單時壓力大,他就騎車去晃晃。放假時多半還在跑單,問他平常休假都怎麼放鬆?「睡覺、隨便看Youtube影片,昨天我看了天竺鼠車車。」
出刊日期: 2021.02.05
江婉琦
作者 │ 江婉琦
台南關廟人,本人很內向,但內心卻很厚話,所以寫作,平衡看來冷冷靜靜的自己。興趣是在台北夜裡的河堤騎腳踏車。喜歡東南亞議題,曾服務於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移民工文學獎,現為《Mingalar Par緬甸街》刊物採訪撰寫與插畫。
錢公司賺風險外送員扛?
從別人的故事中學習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