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只剩下優秀」的女學生,李子琪

當你真的打開耳朵,去聽一個壓抑許久的「優秀學生」內心深處的想法時,或許,真相是如此瘋狂與令人痛心的。
翠華中學學生李子琪。
翠華中學學生李子琪。
一位穿著翠華中學校服,披頭散髮的女學生,不曉得是跟鏡頭前的觀眾打招呼,又或者是對著腦海裡頭的聲音自言自語。
他笑,但笑得你心裡發寒。
他的名字,叫做子琪。
「或許有人很羨慕我是一個成績很好的學生,資優生能有什麼煩惱哈哈哈。但是你們不知道的是,我爸媽給了我多少多少的壓力。不管我表現得怎麼樣,他們都覺得不夠,他們都想要更多。」
子琪,這樣一位極端優秀的學生。優秀到,所有人彷彿都只能看見她的優秀。而看不見,他背後的痛苦,「好學生能有什麼煩惱?」,好像當他得到了好成績,也失去了抱怨的權力,更失去了,被被當做一個「完整的人」的權力。
子琪瘋狂,子琪憤怒,他氣父母,把自己當成是傀儡,只是滿足父母在三十年前,未完成的心願的一個工具;於此同時,他也極度的悲痛,痛自己這麼累,但父母親只看見了自己的全校第一名的榮耀,但看不見背後那個「拼了命」努力的自己。
子琪發現,他越是優秀,越是覺得空洞;越是空洞,就必須讓自己繼續優秀。否則,我就「什麼都沒有了。」
「那天我生日,你們還買了一個好大的蛋糕,為我慶生,上面插滿了蠟燭,全家在一起唱歌,好開心,那是第一次他們為我慶生,好開心好開心呀。」
當子琪發現他自己可以因為全校第一名,得到了一個好大好大的蛋糕,這個蛋糕,好像是子琪能夠稍微感受到自己被父母親所「愛」,這是子琪已經盼望好久、好久、好久的「愛」了。
但子琪透過成績,交換到這份父母對自己的「愛」的子琪,他開始變得困惑,變得害怕:「如果,我不再這麼優秀,父母親還會愛我嗎?」
但即便如此,父母的愛,卻又對子琪來說,太重要、太重要了。而讓自己變得優秀,也是唯一,能夠讓父母親開心,讓子琪看到父母親笑容的方法。
「我成績退步了,爸爸媽媽又不喜歡我了,他們不要我了,哈哈哈,我又什麼都沒有了對吧,我又什麼都沒有了!」
「我到底是誰,我現在真的不知道了…,我快要窒息了!」
沒有了好成績,我還有什麼?我還剩下什麼?我還是什麼?
子琪,想逃。但不知道要逃往哪?
子琪,累了。想要找到一個方法,能夠讓自己「一切都沒事」的地方。
子琪,很困惑,我究竟是「誰」?
所以,或許讓自己能夠「停下來」這一切瘋狂的方式,是讓自己好好地「睡一覺」。
最後,子琪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你不知道,他的笑,是為了什麼而笑?
那笑,並不讓人感覺喜悅。
那笑,是為了掩飾內心的痛苦的苦笑。
那笑,是自己狼狽的嘲笑。
那笑,是對於這個看似合理,卻又瘋狂的世界,充滿敵意又無力反抗的訕笑。
---
這段子琪的影片,是公視因著《返校》影集,延伸設計出來的一款ARG遊戲。虛構,戲劇化,但卻又在這種誇張並超現實的過程中,折射了許多在這個社會上,家庭的縮影。
父母親把自己過去沒有滿足的願望,投射到孩子身上;孩子則為了得到父母親的期待,把自己形塑捏造成父母親期待的樣子,得到虛幻卻又是唯一的寬慰。
雖然呈現手法,非常超現實,但某種程度上,當你真的打開耳朵,去聽一個壓抑自己好久好久的「優秀學生」內心深處的想法時,或許,真的是如此瘋狂與令人痛心的。
【相關連結】金鸞+ 金鸞BBS 翠華詩社
出刊日期: 2020.12.09
邱淳孝
作者 │ 邱淳孝
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著有《與孩子,談心》《闇黑情緒》。專長親職教養、情感困擾、短期/深度心理治療兼具的折衷學派,個別諮商、伴侶諮商、家族諮商、團體諮商,也都略懂。內向性格,熱愛學習與成長,理性優勢的同時也學著與自己的感性共處。覺得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寶藏,喜歡與一個人交會的感覺。認為能忠誠於自己的需求與生命而活,是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
願你能平凡而自由的閱讀
從別人的故事中學習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