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我何關?你應該關注西藏、新疆,與香港處境的幾個原因。

或許有人認為台灣只要不獨立,就可以避免走上西藏、新疆或香港的命運。但不尋求獨立也不見得會有善意回應,反而可能是你已經跪下了,他還嫌你跪的姿勢不對。
《新疆再教育營》紀錄片。
《新疆再教育營》紀錄片。

編按:「新疆再教育營」屢傳出多種針對維吾爾族人的暴行,類似行為在西藏也持續發生。「觀點同不同」邀請西藏流亡政府駐台灣代表跋熱·達瓦才仁撰文,剖析台灣與西藏、新疆、香港的共同處境。

達賴喇嘛說:我們人類太過於自我中心,且短視,也不關心地球上其他人類的生命或權利。達賴喇嘛認為我們都是人類,因此相互之間是有一種於生俱有的責任,他將其稱為人類一體的全球責任感。
達賴喇嘛認為,古代,個人的未來取決於受限的社群。但今日的世界已經發展成為地球村的型態,每個人的未來與全人類緊密相連。所以,就算是從為了對自己好的觀點來看,你也必須認真地去關心全世界的七十億人類。
台灣作為人類社會的一部分,需要關心這個世界。作為這個世界的一部分,任何遙遠地方所發生的事情都可能會影響到台灣。同樣,台灣也需要這個世界的關注、理解或支持,沒有國際社會的關注、支持和理解,台灣靠自身的資源和力量是無法存續的。
中國政府在維持統治或對外擴張時,其最力的武器不外乎武力和統戰。武力部分大家都感同身受,無須贅述。統戰其實就是虛假新聞的宣傳、輕諾寡信的欺騙、威逼利誘的收買等的統稱。現今的世界各國已經沈痛地感受到這些的傷害與威脅,而處於被中共威脅之風口浪尖的台灣,對中共的欺騙、偽善和滲透等更應該具有全民性的認知和防範。
西藏、新疆、內蒙、香港,和台灣同受中國的威脅。且不論人類責任等道德層面,僅僅從功利角度而言,某些台灣觀點也許會覺得西藏、新疆、南蒙古或香港等與台灣問題並不具有相關性;實際上,不論是西藏人尋求的在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基礎上解決西藏問題的「中間道路」政策、香港人想要堅守的「一國兩制」、維吾爾人的獨立或自治、南蒙古人的求生存、以及台灣人的獨立、維持現狀、「一中各表」等等,不論各族群的訴求是什麼或是否合理,統統都被中共所否決。事實上,大家只是判死的名目不同,結果都一樣。
台灣如果想要早知早覺,超前部署,就必須要關心西藏、新疆、內蒙、香港,例如,通過對中共與西藏簽訂「十七條協議」的過程和結局以及西藏現狀的真實了解,可以評估台灣與中國簽署和平協議的前景;從新疆集中營現象可以思考台灣多元文化和信仰的歸宿;從對南蒙古的同化教育等可以聯想原住民族語言、乃至於台語或客家語的未來;從香港「一國兩制」的實踐,可以想像台灣如果失去自主性,未來的可能結局。
也許有人會認為只要不獨立,台灣就可以避免西藏、新疆或香港的命運,請想想鄧小平剛開始對西藏人說「除了獨立其他問題都可以討論」,但當達賴喇嘛再三說明不尋求獨立,而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框架下尋求名副其實的民族區域自治時,中國政府又是怎樣對待西藏人的?除非你認為在國際上你具有比達賴喇嘛更高的信譽和誠意,更能說服中共,否則,不尋求獨立本身給你帶來的並不見得是善意的回應,反而可能是你已經跪下了,他還嫌你跪的姿勢不對。
有些人可能會說,讓當權者知道這些就好啦,為什麽一般台灣人也要關心和了解這些。在王權專制時代,國王或大臣在廟堂之上決定一切,此說或許還說得通。但在民主社會卻行不通,因為是人民來決定由誰執政,因此,有什麽樣的人民就會有什麽樣的執政當權者。如果台灣人民不關心西藏、新疆、南蒙古、香港等問題,被這樣的人民選到廟堂之上的決策者也就不可能真正關心和了解西藏等問題;這樣不僅在國際社會可能留下台灣自私冷淡的印象,從而在需要尋求國際社會關注時顯得比較缺乏說服力。更主要的是,台灣可能會因此而失去從中吸取經驗教訓的能力,從而難於引導人民構建出抵抗分化、欺騙和收買等統戰策略的有效防線,並在克服恐懼的同時樹立起誓死抵抗的堅定決心和信心。
只有當大部分人民真正地了解和關心西藏、香港等問題,才能激發起他們抗拒中共獨裁統治的堅定信念,從而以西藏、香港等的前車之鑑,避免台灣的後車之覆。
關心和支持西藏、新疆、南蒙古和香港等問題,能有效嚇阻中共對台灣的覬覦、妄想或蠢動。
西藏的遭遇、維吾爾的集中營、蒙古的被同化、香港法治自由的嚴重倒退等等,無疑是人類公義與正義橫遭踐踏或侵犯的最顯著例子。如果台灣人民感同身受地表達關注、聲援和支持的立場,不僅體現了人類一體的責任感與正義性,而且也彰顯了台灣人民維護自由人權與民主法治等價值觀的決心和信心。唯有將自由、民主、法治和人權變成自身信仰或生命的一部分,變成國家立基之根,才會贏得中共的尊重和忌憚,才能斬斷其輕慢蠢動的妄念。
一個只會享受自由,不珍惜自由的價值觀,沒有為維護自由價值觀而展現不惜犧牲之堅定決心的人民,不僅不會贏得同情和尊重,反而可能會招來獨裁者的輕慢與侵犯的妄念。
不論是「非我族類」的西藏、維吾爾或蒙古,或是「血濃於水」的香港、台灣等「中華炎黃子孫」,乃至於屈從中共淫威的大陸人民,所有人在面對中共時,都一樣地遭到肆意的踐踏、侵犯和威脅。
雖然中國政府引導輿論或學者,將這一切都當作是一個個孤立的單獨事件來進行考證研究,但正如國際社會已越來越清楚地意識到的那樣,這些並非是孤立的,所有的因果連結都與中共的本質直接相關。將西藏、新疆、南蒙古和香港等的拼圖組裝起來,所看到的就是中共的輪廓及其真實的面目。
編按:可在「公視+」收看《新疆再教育營》紀錄片與跋熱‧達瓦才仁參與的映後論壇。《新疆再教育營》紀錄片為限時觀賞。
出刊日期: 2020.11.04
跋熱‧達瓦才仁
作者 │ 跋熱‧達瓦才仁
西藏康區噶瓦人,1992年流亡印度。1993年成為西藏流亡政府公務員,研究西藏的歷史,負責流亡政府的中文事務,並曾擔任達賴喇嘛的中文翻譯,在印度達然薩拉,創辦了《西藏通訊》季刊和「西藏之頁」網站。2008年奉派至台灣,擔任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至今。他認為失敗者應該書寫自己的歷史,否則勝利者墨寫的謊言就會徹底掩蓋血腥的真相。
從別人的故事中學習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