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的反同是歧視?你的平權就是開放?

「為什麼我的反同是歧視,你的平權就是開放?」挺同者與反同者的觀點,永遠是無法對話的天秤兩端嗎?
照片提供:公視新聞網(2019/5/17攝)
照片提供:公視新聞網(2019/5/17攝)
到現在我還是無法接受,為什麼政府漠視2018年公投捍衛婚姻價值的765萬票,讓台灣的同志可以結婚?如果人權議題是無法公投的,當初為什麼要浪費時間辦這個公投?我身邊有很多同志朋友,他們都勇敢展現自己性向,也讓生活圈裡的人知道。但是我還是擔心,萬一同志越來越多、世界人口越來越少,該怎麼辦?
有一次跟朋友聊天,我説我反對同志,也反對同志結婚,支持同志的異性戀朋友聽到之後都很驚訝,覺得我為什麼要反對?他們說「妳知道那是他生下來就決定的嗎?他們也沒辦法改變、這是遺傳、這是基因......」等等。雖然我們只是在討論,他們不會想要說服我,我們也都還是好朋友,但是我還是覺得有點壓力,現在社會上變成反同的人不敢承認,不然就會被認為是歧視,我很想知道,為什麼你們的平權就是開放,我的反同就是歧視?
我很多朋友是同志,他們有勇氣追求幸福,我也支持他們、祝福他們。我知道同志被社會貼上很多標籤,但現在反同者也被貼上很多標籤。標籤永遠會有,重要的是你自己怎麼想,像我是單身,很多人會說我長太漂亮、眼光高、或者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所以不結婚?但我還是覺得單身很好。
有些人會替同志貼上「有病」的標籤,我覺得不是這樣,我覺得可能是遺傳或者後天環境影響,我有些朋友似乎認為,有同性伴侶比較「趕得上流行」。現在社會氣氛越來越支持同志,很多人穿著或行為舉止一看就知道是同志,但是有些同志示愛的表達太偏激,好像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們是同性的愛。我知道不是所有同志都這樣,但這些人就讓我對同志的印象不好。
可能那些勇敢大膽站出來的同志,是比較有「本錢」可以追求自己幸福的吧!最近看到一部講男同志想變性的戲《淚滴卡卡》,裡面的主角,就沒有任何本錢去做自己,他天生是男性,但是畏畏縮縮不敢面對想當女性的內心,不敢面對男朋友跟家人,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悲慘的人。在劇中,我看到有別於我在台北街頭或網路上看到的景象,主角不敢表達自己的性向,因為世俗的壓力遠大於他想要追求的幸福,然後自怨自艾、覺得大家都不瞭解他。社會上可能真的有像主角卡卡這樣活得很壓抑的同志吧,我同情他,但是無法支持他,我覺得他要自己勇敢面對,接受自己,別人才會有可能接受他。
我知道我現在立場是反同,但有可能有一天我的觀念會變,譬如,在沒有看《我們與惡的距離》之前,我都希望死刑犯快一點被執行,但是看過之後確實有一點影響。或許有一天我反同的觀念會改變,只要大家可以理性討論,我覺得都是好的。
出刊日期: 2020.05.19
雅雅
作者 │ 雅雅
41歲的上班族一枚
我絕對沒有恐同
從別人的故事中學習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