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終於有兩個爸爸了!法律上的名正言順,這條路我們走了六年

戶政登記的那天,喵爸對肉肉說:「我今天要成為你的爸爸囉!」肉肉説:「你本來就是我爸爸呀!」自從肉肉入家後,喵爸從未缺席任何一天,法律終於在多年後還給喵爸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
圍爸、喵爸、肉肉一家三口。(圖片提供/圍爸)
圍爸、喵爸、肉肉一家三口。(圖片提供/圍爸)

現行法規不足,同志家庭雙親親權難以取得

2022年1月4日,我們終於收到去年12月底高雄少年及家事法院的裁定確定證明書,喵爸終於可以成為肉肉的第二個爸爸。我們也在1月13日於台北信義戶政事務所完成收養登記。自2016年,我們打了第一通電話聯繫收養機構,歷經6年的收養聲請與訴訟,我們很幸運地成為全台第一對有雙親親權的同志收養家庭。
這一路真的很不容易,第一次聲請收養的程序中,我和喵爸一起經歷初次會談、準備厚厚的申請文件、參與收養親職課程、經歷十分考驗的評估與家訪、通過外部審查取得媒親資格、參與媒親,終於在2019年1月見到肉肉。在共同生活期間,仍需要繼續參與親職課程、每個月也都有社工來家庭訪視。最痛苦的時刻是在同年7月時,因為無法結婚,而被迫將所有收養同意契約書收出養契約,從有我和喵爸兩個人的名字,改成我一個人的資料。在2020年1月我取得肉肉的親權後,我們馬上接著擬接續收養的聲請書,繼續下一程訴訟之路。重新經歷社工評估訪視、漫長等待與開庭的過程。
收養真的不容易,需要經歷層層把關與審查。然而,現行法規卻讓想收養子女的同志伴侶無法結婚,結婚後也無法順利讓孩子取得雙親的親權。我們家肉肉很幸運地成為第一個有無血緣雙親的小孩,但目前在訴訟中的另兩個家庭,仍等待正義女神的眷顧。

法律關係不明確的日子裡,育兒過程心力交瘁

在這段法律關係不確定的時間裡,幾乎沒有人弄得懂,肉肉究竟是有兩位家長?還是只有一位家長?對一般人來說,我們就是兩位家長。但每次遇到正式文書時,只有一位可以簽署文件。在疫情下,有次肉肉需要就醫時,我是多麼擔心與焦急,好害怕只能一名親屬照顧病人的規定,因為喵爸只是法律上的陌生人。
只有我可以請育嬰留停以及研究所延長休學,但喵爸卻沒有辦法請育嬰留職停薪,也沒有使用育嬰延長研究所休學年限的機會。
常有人擔心我們會不會遇到歧視或霸凌,事實上我們遇到的都是友善與具有人情的人們。因為我們的現身,許多單親家庭、同志家庭、出養人、收養家庭也跟我們分享他們的家庭故事。真正讓我們陷於不利處境的是,歷經三年仍未修法的法規,讓我們這些想要結婚、也想要收養無血緣子女的同志伴侶,被迫維持法律上的單身,或是被迫離婚;法規的模糊與不明確,使得我們在面對所有正式文件時,需要耗費比其他家庭好幾倍的時間與心力,溝通我們家庭的法律現況,卻總是徒勞無功。
法院開庭的前一天,我問肉肉:「明天我們要讓喵喵成為你法律上的爸爸囉!你會希望喵喵成為你的爸爸嗎?」肉肉很開心地說:「一定要!一定要!」
圍爸、喵爸、肉肉一家三口。(圖片提供/圍爸)
圍爸、喵爸、肉肉一家三口。(圖片提供/圍爸)
就像在戶政登記的那天,喵爸一早對肉肉說:「我今天要登記成為你的爸爸囉!」肉肉説:「你本來就是我爸爸呀!」自從肉肉入家後,喵爸從未缺席任何一天,法律終於在多年後還給喵爸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喵爸再也不用煩惱,什麼文件他可以簽或不能簽,終於可以自然地保護肉肉,而不用再擔心法律上的問題了。

盼為孩子打造更友善的育兒環境

很可惜的是,我們家只是個案,無法通用於其他家庭。在目前法律缺口與造成的歧視處境下,仍有許多同志收養家庭的父親們、母親們維持單身的身份無法結婚;仍有許多同志收養家庭的家長們在等待修法,而不敢打這場不知道會不會有機會贏的訴訟。請大家與我們一起繼續努力!我一直相信,我們真的值得享有平等的婚姻自由、收養自由。正義也許會遲到,願我們每一天在日常生活中的努力,每一次的現身讓人看見同志收養家庭,都有助於為孩子打造更友善的育兒環境。
也盼望立法委員們,能盡早通過修法,讓我們可以結婚、可以共同收養、可以收養配偶的無血緣子女,保障我們子女的利益,還給我們孩子擁有雙親的機會。
出刊日期: 2022.05.27
王振圍(圍爸喵爸的親子日常)
作者 │ 王振圍(圍爸喵爸的親子日常)
肉肉是女兒,圍圍是爹地,喵喵是爸爸。需要的話,圍圍和喵喵也是媽媽。我們一家三口是亞洲第一家有雙親親權的同志無血緣收養家庭。願天下平等、友善、無歧視。圍爸是奶爸,也是技術性高中輔導教師、諮商心理師、學校輔導督導、高雄師大通識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高雄市全人教育家長協會副理事長、臺灣心理劇學會副理事長。
用愛與包容累積愛的存款
從別人的故事中學習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