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人,究竟可以愛一個女人到什麼程度?作家番紅花看「童女之舞」中挑戰社會底線的女性角色。

《童女之舞》在2002年金鐘獎大放異彩,即使十八年後再看,也毫無任何違和感。「女人可不可以和女人做愛呢?」「一個女人可以愛一個女人到什麼程度呢?」這是永恆古典的叩問......。
《童女之舞》劇照。
《童女之舞》劇照。
2002年由曹瑞原所執導,改編自曹麗娟同名小說的單元劇《童女之舞》 ,十八年後播出重看,劇中由柯淑勤所飾演的「晶姊」,她對女孩鍾沅如火一般的愛,她不迴避的情慾流動,她對「情敵」童素心的接納與理解….,是這齣戲裡最心痛但也是最勇敢的九分鐘。
而「一個女人,究竟可以愛一個女人到什麼程度呢」?這深沉的一問,隨著獨自在街頭晃蕩的童素心她手中的小花朵,一瓣一瓣隨風飄散。
我們都還深深記得「陽光普照」裡柯淑勤所呈現的母親角色「琴姊」,那無言但張力十足的山頂戲為眾人津津樂道。這十年來柯淑勤在戲劇作品裡多次詮釋各種不同階級背景的「母親」,我相信許多熟知柯淑勤的年輕影迷,可能不知悉將近二十年前,在那同志議題仍未能如現今成為媒體上公開完整論述的年代,柯淑勤對於同志之愛的大膽演出。在《童女之舞》,她跳上沙發擁吻鍾沅,被鍾沅推開後,她站起來慢慢解開襯衫一顆一顆的扣子,於鏡頭前毫無猶疑地脫到只剩下黑色胸罩,我們看到「琴姊」那等不到愛的光滑、纖細、美好的軀體,她隨著音樂獨自款款擺動,獨舞中,讓觀眾觀看到琴姊、鍾沅、童素心的三角同性戀情,如何掙扎、無助與悲傷。
這部戲的四位女演員蘇慧倫、陳柏蓁、柯淑勤、李烈,精準詮釋那各自駝伏著時代束縛的女性。「童素心」想要順從當時社會主流的異性戀結構,雖然愛著鍾沅,但她一再迴避鍾沅直辣辣的告白與趨近,而年輕女孩鍾沅與美麗強悍輕熟女晶姊,卻在不斷受傷中願意直視內心對同性戀情的渴求與情慾,還有劇中戲份不多的李烈所飾演的軍人妻子,她不是傳統以夫為貴、全心守護孩子的慈母,丈夫不在家時,她打扮時尚地和男人出去吃飯看電影,別人或孩子怎麼想,似乎不重要。
除了害怕面對Lesbian的標籤而躲避在學長愛情之下的童素心,鍾沅、鍾媽媽和晶姊,都展現出九零年代女性亟欲打破社會底線的那一面,在一步一步來來回回的推進裡,他們嘗試挑戰禁忌,企圖掌握自己的人生,盡管處境是那麼地艱難。
《童女之舞》是曹麗娟獲 1991年聯合報第十三屆短篇小說首獎的作品,在那還是剪報蒐集資料的年代,導演曹瑞原對這篇小說念念不忘,開始思考將它搬上螢幕。得到曹麗娟的首肯後,他面試超過一百個演員,最後擇定當紅玉女歌手蘇慧倫、演藝新秀陳柏蓁、已是戲精的柯淑勤和李烈,成功拍出女性之間的情慾流動與探索,在當年度金鐘獎大放異彩,即使18年後再看,也毫無任何違和或陳舊感,「女人可不可以和女人做愛呢?」、「一個女人可以愛一個女人到什麼程度呢?」,這是永恆古典的叩問,在愛情的世界裡,我們漂浮,我們憂傷,不論同性之愛或異性之愛,我們都在追尋那不可得的答案。
出刊日期: 2020.05.19
番紅花
作者 │ 番紅花
台北市人,淡江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曾獲全國學生文學獎、時報文學獎,作品散見報紙、雜誌等專欄。目前和一隻老貓、先生、兩個女兒窩居於內湖小山坡,用心安心作一個專職主婦,視逛市場買菜為每日孤獨微妙的小旅程,也讀書、煮飯、種蘭、看蕨。
用愛與包容累積愛的存款
從別人的故事中學習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