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為什麼那個女生要吃男生的雞雞,她想要喝尿嗎?」

當孩子不小心看到A片怎麼辦?沒有什麼事情是孩子「現在不該問」或「長大後就懂了」,最難的是家長要突破「性是不可談論」的習慣。
我的小孩周米謎第一次看A片,是在國小二年級(大家先不要急著罵),嚴格來說是場意外。
那次旅行的目的是一場公益演講,因為是朋友捐款讓我可以去學校或機構跟小孩講性教育,為了省錢以及不想讓朋友太破費,我都找很便宜的住宿。
當天在屏東的演講結束後,我實在太累,評估體力應該無法如預計的直接開到台東再休息,我上網搜尋了一家市區非常便宜的汽車旅館,如果沒記錯應該只有一千出頭,還想著「我這麼累,車子就停在房間下方的車庫,真是太棒」,於是就跟米謎說,我們今天就先隨便休息一下,明天再出發回家吧!

當孩子誤觸A片開關?

因為家裡從未安裝有線電視,每次住旅館周米謎最開心的事情之一,就是打開旅館電視的卡通頻道,開始卡通大輪播。當時我已經講了整天課,累到連話都快要說不出來,周米謎拿著遙控器,一邊開電視一邊很高興地說:「希望有小丸子或小新」,就在那個迅雷不及掩耳的瞬間,電視傳來超。級。大。的叫聲,以及晃動的赤裸人影,周米謎說:「這是什麼?!」
哇!我把遙控器拿過來試圖換台。那是一個設備非常老舊的旅館,遙控器已經接觸不良,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換到下一台,沒想到A片台的頻道連發,那天下午上課時,米謎有聽到我跟國中生哥哥姐姐討論日常網路使用的A片議題,周米謎忽然領悟:「媽媽,這就是A片,好噁心!」
我一邊故做鎮定地回答「對呀」,一邊猛按反應遲鈍的遙控器,好不容易把電視關上,周米謎不滿地抗議:「打開,我要看卡通!」我想反正已經按到脫離A片連發的頻道,就重開吧,一打開,天啊,開機預設又跳回第一個A片頻道,音量預設也超大,瞬間房裡又充滿了叫聲。
這真是太荒謬的畫面了!我無法克制地大笑,一邊再度慌亂按著那接觸不良的遙控器換台,一邊跟她解釋這就是A片,周米謎說「他們為什麼要這樣?」我說「因為大人覺得這樣做的時候很舒服很愉快」,周米謎回:「我不要!我是小孩!這樣太噁心了!」
我一邊大笑,一邊跟周米謎解釋什麼叫做「蓋台」,她想要的卡通台全部被旅館用A片蓋掉了, 她非常不滿但也只好接受。我一邊想:「不知道她看到什麼,資訊量一定太大了吧?」地等她開口問,但沒有卡通可看的她感到非常無聊,就去浴缸玩水了。
我想也許她還沒有到有興趣的年紀,沒想到過了幾天,我們和一些非常要好的朋友一起吃飯,小孩忽然想到這件事,席間告訴朋友:「我們住的旅館有好噁心的A片」,心臟也很大顆的朋友先是傻眼了一下,然後大笑說:「米謎你們住的一定是汽車旅館!」
我一邊大笑,一邊跟朋友解釋來龍去脈,再度跟周米謎強調「這不是噁心,大人彼此同意的時候會覺得這樣做很開心」,這次她講得更細了,我終於明白她看到了什麼。
米:媽媽,我覺得10號台最噁心。
我:你還把哪一台看得那麼清楚喔!
米:因為那個女生在吃男生的雞雞,她想要喝尿嗎?真的太噁心了。
我(笑到不行):那個時候男生尿不出來的,神經會把送尿尿去陰莖的功能暫時關掉。
米:把陰莖放到陰道裡是要生小孩,放到嘴巴裡不是要喝尿是要幹嘛?
我:不是要喝尿啦。。。。XD
米(句點我的口吻):總之就是太噁心了,我就是這樣覺得。

當孩子看到網路A漫、動畫與性愛小說?

現在周米謎六年級了,可以自主使用網路,在這四年多裡,跟著聽了我無數堂青春期和性教育課程的她,三不五時就會拿著Google或臉書推播給她的A漫、動畫或配有激情圖片的性愛小說網站給我看,很不滿地說:「你看,網路根本不會區分我還是小孩,還放這種廣告給我看!」我會跟她解釋:「因為你同學會討論BL漫畫,雖然你不愛看,但因為出現在你們的話題裡,所以這些公司就會覺得你是喜歡的,就推這些廣告給你。」
她的結論是:這些公司真的很不應該!
我常常用汽車旅館故事的前半段,在演講時問大人聽眾「如果是你會怎麼回答?」通常聽眾們的反應都是一邊大笑一邊抱頭「這真是太難了!」我說:「認真對待小孩的每一個提問,正面用小孩當時年紀可以理解的語言回答當下提出的『那一個』問題,例如當她說噁心時,就好好告訴她這是大人在彼此同意下,表達對彼此喜歡的一種方法;我們當然知道把陰莖放進嘴巴裡不是為了喝尿,所以要解釋生理機制給她聽。」

當孩子說「我看過爸爸媽媽做愛」?

當然讓小孩這麼早就看到A片是我的失誤,但我們根本無法避免生活中各種隨時出現的突發狀況,例如孩子可能會指著路邊「情趣用品」的招牌問「那是什麼?」,或者我在國小國中講性教育時常常開放匿名提問,請大家各自寫下「一個最想問,關於性、身體、情感的問題」,有不只一個孩子寫:「我看過爸爸媽媽做愛。」
討論性議題對爸爸媽媽來說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一方面,家裡要從小就形成一種可以自在討論性議題的氛圍,所以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就要建立孩子們對於父母的信任和信心:信任爸媽不會責備自己,以及有信心可以得到答案。所以大人必須同時練習開放的態度、增進相關知識,以及被孩子問倒時,最起碼有能上網找到正確資料的能力,還要依照孩子不同的年齡,找到適齡語言討論。
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們要有「孩子的提問就是當下的興趣」這個認知,沒有什麼事情是「你現在不該問」或「長大後就懂了」,換句話說,「適齡」指的是解釋語言,而非問題本身。要能做到這些,大人需要的,不光只是增進相關知識,最困難的還是突破我們自己從小到大已經習以為常、被教育成「性是不可談論的」此種習慣,所以最終還是會回到大人自身:在我們想著要如何進行孩子的性教育時,要先能夠釐清自己在性議題上的態度、立場、認知、甚至創傷等各個面向。
出刊日期: 2022.05.10
周雅淳
作者 │ 周雅淳
粉絲專頁「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作者╱不會教小孩行動聯盟(不小盟)秘書長╱自由演講者╱性別議題倡議者╱東華大學諮商與臨床心理學研究所碩士生。在花蓮設法養活自己一孩三貓,同時也努力打破各種對於性、性別、性侵害、偏鄉等的偏見和迷思,希望取得一線服務資格,於2021年重回校園成為大齡學生。
下一代的教育不能等
從別人的故事中學習成長